伍克明的故事


Pin It
三判作供 稱未見過無鉛錫線 2015年12月5日

有利代表律師李頌然多次質疑蕭的口供與呈交供詞不一,包括在供詞上指分判商明合從未告知購買焊料規格,但庭上卻指記不起水喉匠伍克明曾否向他提及房署要求。

「未見過無鉛錫線」 三判供詞遭質疑 2015年12月5日

有利代表律師李頌然多次質疑蕭的口供與呈交供詞不一,包括在供詞上指分判商明合從未告知購買焊料規格,但庭上卻指記不起水喉匠伍克明曾否向他提及房署要求。

三判公司恆利負責人否認迴避問題 2015年12月4日

有利建築代表律師李頌然問蕭健煌,有利另一分判商明合的前持牌水喉匠伍克明,有無跟他說過所用錫條需要符合房署要求。

彩福邨水喉分判商指一直不知哪種焊料含鉛 2015年12月4日

蕭健煌靜默近一分鐘,回應指伍克明“應該沒說過”指定的錫條牌子。

喉匠嘆被三判「裝彈弓」 2015年12月3日

伍克明在鉛水事件後離職,因為「好大感觸」,又指「呢單嘢壓力好大」,加上自己已六十多歲又患病「頂唔順」。

前水喉匠:早知焊料不可含鉛 2015年12月3日

不過,伍克明不記得有否就6個鉛水屋邨項目明確說明要用無鉛焊料。

喉匠伍克明 嘆被「裝彈弓」 2015年12月3日

伍克明在鉛水事件後離職,因為「好大感觸」,又指「呢單嘢壓力好大」,加上自己已六十多歲又患病「頂唔順」。

水喉匠總會稱如水喉匠被除牌 須4至5年才能重獲牌照 2015年12月3日

持牌水喉匠總會主席曾貴賢表示,得知3人遭水務署除牌,他接觸過伍克明,對方至今仍不知道被除牌的原因,又說已執業40多年,只感到無奈和感嘆。

鉛水聆訊 三判負責人不知錫條含鉛   2015年12月3日

莫海光指明合從未指定或要求採購那款牌子或規格的焊料,投標時只出示圖則,簽約時亦沒有說明合約內容,與昨天明合水喉匠伍克明所述不符。

不知錫條含鉛 三判商良心過意不去  2015年12月3日

莫海光指明合從未指定或要求採購那款牌子或規格的焊料,投標時只出示圖則,簽約時亦沒有說明合約內容,與昨天明合水喉匠伍克明所述不符。

不知錫條含鉛 三判負責人良心過意不去 2015年12月3日

莫海光指明合從未指定或要求採購那款牌子或規格的焊料,投標時只出示圖則,簽約時亦沒有說明合約內容,與昨天明合水喉匠伍克明所述不符。

不知錫條含鉛 三判商良心過意不去 2015年12月3日

有利董事長黃天祥及伍克明均指相中人是蕭健煌或其工人。

屋邨總承建商作供 拒認責任 2015年12月2日

有利建築代表律師黃佩琪昨讀出有利董事長黃天祥及他作為有利分判商明合董事的供詞,指焊料屬微細小五金,鉛水事件前無想過會有人違規,持牌水喉匠伍克明已有三十多年工作經驗,公司對他十分信任,而因應焊料易消耗,公司交由三判訂購焊料。

有利董事長:過去太信任三判 2015年12月2日

今日聆訊重點持牌水喉匠伍克明今日作供,各方代表律師將盤問。

水喉匠伍克明指因食水含鉛事件壓力大而辭職 2015年12月2日

伍克明又說,三判商永興東主莫海光及恆利東主蕭健煌有二十年相關經驗,以往用的錫線焊料樣本都通過房署要求,並形容他們是「得力助手」,無理由懷疑他們會冒險違規,伍克明相信他監察工作已足夠。

鉛水聆訊水喉匠首作供 2015年12月2日

伍克明表示,每次接到工程,會先研究所需物料,但不包括錫線及松香膏等消耗品。

水喉匠伍克明稱曾在地盤看過符房署要求焊料 2015年12月2日

對於三判永興的負責人莫海光的供詞提到,不知道焊料有含鉛及不含鉛之分,伍克明說感到奇怪,因為送交房署審查的焊料是由莫海光準備,就算他不知焊料有含鉛不含鉛之分,亦應知地盤使用的焊料應與送審樣本一樣。

鉛水聆訊首次傳召水喉匠伍克明 2015年12月2日

伍克明作供時又指,早在九十年代已經知道焊料不能含鉛,又表示不時會到地盤巡查,記憶中不止一次在地盤見過符合房署審批要求的物料,又解釋由於焊接物供應較充裕,加上機械壓合式的水喉有較大機會出現漏水,所以行內慣用焊接方式接駁水喉,他沒有調查兩者的價格差別。

鉛水聆訊 水喉匠作供稱沒想過會被「裝彈弓」  2015年12月2日

庭後被問到被除牌是否代表有錯,伍克明表示如有錯一定會承擔負任,但仍在思考被除牌的原因,亦直言事件對其構成大壓力。

水喉匠供稱忘記有無向三判說過要用無鉛焊料 2015年12月2日

被問到有否對涉事6條邨的三判說過要用無鉛焊料,伍克明表示最初有,他再被追問例如元州邨,伍克明表示不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