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兆佳的故事-第9頁


Pin It
劉兆佳指判決前釋法讓法院依循 比推翻法院決定好 2016年11月2日

劉兆佳說,釋法不是教法院審案,只是對條文作出權威性的解釋,對法院的司法行為作出指引,假如落敗一方提出上訴,將來法院決定是否接受時,都要考慮到人大的解釋。

劉兆佳指中央履行國家政府職責 釋法無可厚非 2016年11月2日

劉兆佳指,人大常委會過去釋法4次,主動釋法只有1次,故不能說人大常委會濫用解釋權,或有意侵蝕香港法院。

劉兆佳:各潛在候選人均沒明顯優勢 料中央再作觀望 2016年10月27日

至於梁振英提到希望目前管治團隊能「責無旁貸、心無二用」,劉兆佳認為,梁振英的講法予人視這名對手為勁敵的感覺。

劉兆佳不信中央目前會祝福誰 指官員選特首不影響管治 2016年10月27日

劉兆佳說可能有人覺得特首梁振英未必能夠連任,故不妨向他作出挑戰。

劉兆佳稱中央與反對派決戰局 湯家驊指言論非解決問題 2015年11月3日

強調走第三條路線的民主思路召集人湯家驊說,劉兆佳的言論有政治目標,看不到對方所講的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劉兆佳相信香港能繼續成為國家發展重要承托者 2015年10月6日

身兼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的全國政協委員劉兆佳指出,香港雖然未完全落實「十二五」規劃所提出的建議,但他相信,在「一帶一路」為主要發展方向下,香港能利用金融和信息樞紐的角色,能協助內地資金透過「一帶一路」走出去,繼續成為國家發展的重要承托者。

劉兆佳認為香港將續成為國家發展重要承托者 2015年10月6日

中共第十八屆五中全會即將召開,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指出,雖然香港在落實「十二五」規劃的建議未達標,但相信「十三五」規劃以「一帶一路」為主要方向,香港會繼續成為國家發展的重要承托者。

劉兆佳指終院任命海外法官 爭論言之尚早 2015年9月25日

但劉兆佳指,有關問題不能在短期內處理,現時距離50年不變限期,仍有30多年,爭論言之尚早,應靜觀其變,看海外法官的角色能否發揮職能,取得中央的信心,再思考有關問題。

劉兆佳籲勿過早爭拗任命海外法官 應嘗試理解內地憂慮 2015年9月25日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認為,任命海外法官爭拗,言之尚早,應嘗試理解內地的憂慮。

劉兆佳說緬懷殖民管治影響一國兩制前景 2015年9月20日

劉兆佳說,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提到的特區政府在經濟發展角色問題,是想指出香港應改變政治思維,更好地調整政策措施,回應國家提供的發展機遇,有效掌握一帶一路商機。

劉兆佳稱陳佐洱言論 反映衝擊中央權威行為令內地擔憂 2015年9月20日

被問到陳佐洱指「該管的便依法管起來」,劉兆佳認為,對方所指的是政制發展中,政府角色的問題,過去的政府採取積極不干預政策,但若香港要有效掌握國家發展機遇,不能僅靠民間和工商界,亦要政府大力推動,因應國家重大的變化,改變政治和發展的思維。

劉兆佳指舞龍獅旗衝擊中央權威 2015年9月20日

劉兆佳直指,回歸後,港人仍未建立國民身分認同,部分港人甚至只認同自己是「香港人」而非「中國人」。

劉兆佳指政府應改變年輕人重西方輕東方的態度 2015年9月20日

另外,劉兆佳又提到政府積極不干預的做法,他說回歸前後政府都有參與經濟事務,只是形式上有不同。

比較不同地方年輕人運動 劉兆佳稱主要是對現狀不滿 2015年9月20日

劉兆佳出席一個論壇時說,現時自由經濟似乎不受歡迎,過去自由市場方針導致貧富懸殊等問題,他說多個發達國家都找不到辦法處理,如果要解決有關情況,一是走民粹主義,二是走社會主義道路,令社會財富更平均。

劉兆佳指政府應否介入經濟是偽命題無實際討論意義 2015年9月20日

劉兆佳認為,特區政府在可預見的將來,仍然面對嚴重的管治困難,加上經驗和人才不足,要特區政府帶領香港用好一帶一路的戰略機遇是不切實際,認為特區政府可以動員更多社會資源,配合工作,發揮聯動效果。

劉兆佳指立法機關違基本法特首有責任糾正 2015年9月12日

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解釋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有關「三權分立」在港不完全適用的言論,指有人將美國的三權分立當成香港制度,但從內地的角度,本港的政治制度,是行政主導下的三權分立,而非三種權力擁有同等地位。

劉兆佳:推廣基本法時應同時推介白皮書 2015年9月12日

劉兆佳在一個基本法研討會上表示,中央在一國兩制下擁有的權力,絕不限於國防和外交這兩個範疇,更重要是,與另類詮釋者針鋒相對,務求達到真理愈辯愈明的效果。

劉兆佳指有人另類詮釋一國兩制 2015年9月12日

劉兆佳指出,針對有「另類詮釋者」,刻意排斥中央在香港管治權和監督權的圖謀,他認為在推廣基本法時,應同時推介白皮書。

劉兆佳:基本法起草已有特首地位高於立法司法機關之說 2015年9月12日

劉兆佳強調,特首地位超越立法和司法機關,並不是說立法和司法機關要聽命於行政機關,而是基本法下各有各權力,只是特首本身有特殊憲制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