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的故事


Pin It
龍吟虎嘯:秘書命運 官場今昔 2017年8月22日

不久,毛和周恩來談話又說「你搞那麼多秘書幹甚麼?讓秘書牽着鼻子走」。

九寨溝強震搜救結束 文物遭殃明朝古寺移位 2017年8月14日

在若爾蓋巴西地區的紅軍長征遺跡,如毛澤東、周恩來舊居等,建築傾斜,牆體裂開。

劉偉強「領軍」抵港 憂張天愛捱餓 2017年8月11日

」與朱亞文飲酒交流劉導成功將朱亞文打造成「周恩來」,並大讚「戰友」專業,完成拍攝工作仍留在片場鑽研角色及陪他飲酒交流。

小鮮肉又如何 2017年8月10日

周恩來在南開讀中學時,曾經反串花旦,粉墨登場,沒有天生梅蘭芳一樣的娘娘腔,豈會做此等角色?周恩來說話女性腔調,毛澤東也一樣。

三任特首紅星齊捧場 《建軍大業》首映墟 又閃爆 2017年7月31日

」 為小鮮肉平反 談到有指《建》片起用了太多「小鮮肉」,令電影偏向娛樂化,劉偉強表示:「當然要用到一班年輕演員,因為這班革命前輩當年都很後生,周恩來當年也不過是29歲。

群星撐《建軍大業》首映 劉偉強拍完新片自封歷史專家 2017年7月30日

」 有指《建》片起用了太多中台「小鮮肉」,令到電影偏向娛樂化,劉偉強說:「當然要用到一班年輕演員,因為這班革命前輩當年都很後生,周恩來當年也不過是29歲;無須擔心『小鮮肉』會演技幼嫰,因他們都是自少受訓。

張天愛壓抑興奮「嫁」霍建華 2017年7月28日

另外,葉挺孫兒、導演葉大鷹昨於微博繼續發功,指摘《建》片將革命娛樂化,以及沒有理會革命英雄後人的情感,要求電影製片方賠禮道歉,並指稱獲周恩來、郭沫若等後人簽名支持。

建軍九十周年獻禮 2017年7月21日

故事展開於1927年上海爆發了震驚全國的反革命政變,在短短幾個月時間內,北京、廣州、長沙、武漢、西安等地相繼爆發慘案,周恩來等人成立的南昌起義部隊,於同年8月1日凌晨正式打響了武裝反抗的第一槍,一支全新的軍隊就此誕生,一條曲折漫長卻蕩氣迴腸的建軍之路就此開始。

劉偉強完成「大業」流男兒淚 2017年7月21日

朱亞文趕極唔走談到戲中扮演周恩來的朱亞文及扮演毛澤東的劉燁,劉導說:「5、6年前劉燁已經演過毛澤東,起初大家都好難想像佢嘅造型,我就畫咗佢個樣配落毛澤東肖像,結果出奇地配合。

習近平文藝晚會台上唱《歌唱祖國》 2017年6月30日

當時的總理周恩來簽發中央人民政府令,要求全國廣泛傳唱。

彭定康稱中央逾越「一國兩制」界線 增添港人憂慮 2017年6月29日

彭定康說,英國管治期間沒有增加香港的民主,是因為當年的中國總理周恩來與領導層,曾警告英國政府,民主會令香港人以為可以獨立。

雪地鴻爪:美軍折艦 主何吉凶 2017年6月20日

內地出版的《毛澤東的晚年生活》記載,一九七六年初,毛聽到護士閱讀吉林隕石雨的報道,深有感慨地說,人間有甚麼大變動,大自然就會有所表示,「吉有吉兆,凶有凶兆,天搖地動,天上掉下大石頭,就是要死人哩!」那一年,周恩來、朱德、毛澤東相繼去世,還發生死亡數十萬人的唐山大地震。

楊文昌:天安門事件後外交困難 錢其琛帶領打破封鎖 2017年5月18日

楊文昌又說,前總理周恩來是新中國外交的奠基人,錢其琛則是在前進道路上遇到困難時指引方向,沿著改革開放的道路前進。

六四後助中國打破外交困境 2017年5月11日

懂多國語言完成與俄邊界談判錢其琛出生名門世家,於中共建政時期被保送蘇聯學習,成為毛澤東、周恩來組建「第一代中共外交官」。

六七暴動真相懸空50年,八大待解之謎 2017年5月9日

「六七」持續8個月之久,在這樣極端的政治形勢下,周恩來的角色關鍵而複雜。

龍吟虎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2017年5月6日

此因他覺得這篇講話對經濟工作並無指導性創見,他對國際友人說,「這篇東西我只是總結了別人的意見,不是我的創造……我老了,不能唱主角,只能跑龍套……唱戲的是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等同志」。

三部影片,掀開「六七暴動」的記憶戰場 2017年5月5日

此外還有阻截廣州海運局的一批槍支上岸、試圖撤回遞交給周恩來的報告以阻止火燒英國代辦處等記錄。

煽動、自願、愛國與盲目:三部影片,三個不同的「六七」真相 2017年5月4日

此外還有阻截廣州海運局的一批槍支上岸、試圖撤回遞交給周恩來的報告以阻止火燒英國代辦處等記錄。

葉劍英冥誕 逾百紅後代出席座談 2017年4月25日

今年為已故中共元老葉劍英誕辰一百二十周年,一場紀念座談會上周六在北京萬壽賓館舉行,中共逾百位「紅後代」,包括葉劍英的女兒葉向真、女婿羅丹,「五大書記」中朱德之孫朱和平、周恩來姪女周秉德、劉少奇之子劉源、任弼時之女任遠芳等人均有出席。

專訪章詒和:與民主擦肩而過的故事,和誰細講? 2017年4月18日

章詒和認為,將民盟為代表的民主黨派確定為中共建政之後下一個敵人的字句,見之於1947年10月,毛澤東給周恩來起草的《關於反對劉航琛一類反動計劃的指示》加寫的第五條,「他就說等蔣介石及其反動集團一經打倒,我們打擊的基本方向就應轉到自由資產階級,明確了下一個,要把它的右翼孤立起來,爾後一步一步地拋棄他們,」說到這裏,章詒和右手連連敲着桌面,「47年,人家就這樣了!」 除了這一條,章詒和指,還有一個旁證是1947年末毛澤東與斯大林的電報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