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宏斌的故事


Pin It
屈宏斌料內地明年須續採取寬鬆政策 2015年12月9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指,上月惡劣天氣影響蔬果運輸,推高食品價格的升幅,而醫療服務等價格上升,亦輕微拉高非食品價格。

中國經濟 匯豐屈宏斌:內地出口前景黯淡或累經濟增長 2015年12月8日

屈宏斌指出,內地上月對發達國家出口普遍走低,尤其對美國出口降幅明顯。

中國經濟 匯豐屈宏斌:上月經濟數據喜憂參半 末季或溫和回升 2015年11月11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表示,10月經濟活動數據喜憂參半,工業生產增加值超預期回落至5.6%,採礦和電力部門增速放緩是主因。

中國經濟 匯豐屈宏斌:內地通縮風險顯著 加碼寬鬆刻不容緩 2015年11月10日

屈宏斌認為,這次數據反映內地通縮風險顯著,更隱有惡化趨勢,寬鬆加碼刻不容緩。

屈宏斌指數據反映內地通縮風險顯著 2015年11月10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表示,通脹較前月明顯回落,主要受食品價格升幅大幅放緩影響,而非食品價格就仍然疲軟。

匯豐屈宏斌指人民幣若入SDR助增在國際的流通性 2015年11月4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指,若人民幣獲國基會納入為特別提款權 (SDR) 貨幣組合,相信可增強人民幣資產的吸引力,並令各國央行更加願意將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及增加人民幣在國際間的流動。

屈宏斌:如人民幣納入SDR 反映國際化已被認可 2015年11月4日

另外,滙豐銀行亞太區董事總經理兼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表示,如人民幣被納入SDR,反映人民幣國際化已被認可,亦反映人民幣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潛力。

屈宏斌料第四季內地經濟可溫和復蘇 2015年10月19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說,抗戰勝利紀念的閱兵日前後企業停產,影響採礦鋼材有色等污染行業,拖累工業增加值回落,製造業及房地產投資疲弱。

中國經濟 匯豐屈宏斌:上月內地信貸條件改善 寬鬆仍需發力 2015年10月15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表示,內地9月新增貸款超預期錄得1.05萬億元人民幣,其中住戶和企業部門貸款明顯改善,且高於近兩年同期均值,主要是房地產市場銷售回暖以及基建投資加速的原因。

屈宏斌認為內地通縮風險顯著 2015年10月14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說,上月通脹率低過預期,主要是因為豬肉和蔬菜價格由上月的高位回落,另外,非食品價格回落,亦反映價格趨勢疲軟。

中國經濟 匯豐屈宏斌:內地通脹略低預期 寬鬆措施需加碼 2015年10月14日

  總體而言,屈宏斌稱,當前經濟通縮風險顯著,寬鬆加碼應持續發力。

屈宏斌認為中央要加大財政支出穩增長 2015年9月23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表示,產出和新訂單指數下滑,投入和產出價格指數亦繼續回落,顯示內外需求持續疲弱,製造業經營活動承受壓力,企業對未來需求的信心較弱,他認為中央需加快財政支出,配合貨幣寬鬆措施,穩定經濟增長。

屈宏斌:內地通縮壓力並無紓緩 中央應繼續寬鬆政策 2015年9月10日

滙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表示,上月內地居民消費價格指數按年上升2%,略高於預期,主要由於豬肉和鮮菜價格大幅上升,推高食品通脹。

5 匯豐屈宏斌:內地通縮壓力並無緩解 政策寬鬆仍應繼續 2015年9月10日

  屈宏斌指,盡管食品價格大漲,經濟其它部門通縮態勢鮮有改善,政策寬松仍應繼續。

匯豐屈宏斌指內地通縮壓力未緩解 2015年9月10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表示,豬肉和鮮菜價格大漲,是通脹上升主要原因,非食品價格升幅,維持在1.1%低位,通縮壓力並無緩解,工業品出廠價降幅超出預期,多數行業價格都出現下降,特別是石油加工及黑色金治煉,其他經濟部份通縮態勢很少有改善,認為應繼續寬鬆政策。

匯豐屈宏斌指中國出口形勢仍然嚴峻 2015年9月8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指,雖然出口跌幅收窄,但仍反映外需疲弱的拖累,特別是中國對日本和歐盟出口跌一成至一成三,認為未來出口形勢仍然嚴峻。

匯豐屈宏斌指內地進口跌幅大 內需疲弱較預期嚴重 2015年9月8日

  屈宏斌指,出口形勢嚴峻,預計經濟增長仍將靠內需,而在房地產企穩、基建及寬鬆措施配合下,未來經濟增長或溫和回升。

屈宏斌:未來穩增長需要貨幣同財政政策持續共同發力 2015年8月21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表示,當前內地通縮風險顯著,未來穩增長需要貨幣同財政政策持續共同發力。

屈宏斌指內地製造業偏弱加劇經濟下行壓力 2015年8月21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表示,現時內地製造業處於困境,國內外需求疲弱,令就業前景更不明朗。

5 匯豐屈宏斌:未來穩增長需要貨幣與財政政策共同發力 2015年8月21日

匯豐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表示,當前內地通縮風險顯著,未來穩增長需要貨幣同財政政策持續共同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