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雄的故事-第5頁


Pin It
東院開庭處理梁國雄立會搶官員文件案 2017年6月12日

梁國雄說,由於他同時要到區域法院出席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的審訊,因此不能親自在東區裁判法院出庭。

梁國雄搶馬紹祥文件案提堂 2017年6月12日

梁國雄早前接到法院傳票,指他於去年11月一個立法會委員會會議中,搶走時任發展局副局長馬紹祥的文件引起擾亂,令會議程序中斷,觸犯《權力及特權條例》。

梁國雄搶馬紹祥文件案8月預審 2017年6月12日

梁國雄解釋,由於他同時要到區域法院出席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的審訊,因此不能親自在東區裁判法院出庭。

梁國雄收黎智英25萬元捐款沒申報案表證成立 2017年6月12日

控罪指梁國雄在上屆立法會任期內,身為公職人員,在執行其公職過程中或在與其公職有關的事上,無向立法會申報或披露,或向立法會隱瞞透過黎智英的助理接受黎智英的25萬元。

梁國雄涉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表證成立 2017年6月12日

控罪指,梁國雄於2012年透過黎智英助理接受25萬元,沒有向立法會申報或披露,作為公職人員無合理辯解或理由,故意及蓄意作出失當行為。

梁國雄涉收黎智英款項案 四項臨時證物 控辯爭拗應否呈堂 2017年6月10日

被告梁國雄,控罪指他身為立法會議員,於一二年五月廿二日至去年五月廿三日間,無合理辯解或理由而故意及蓄意作出失當行為,即無向立法會申報或披露,或向立法會隱瞞,他於一二年五月廿二日,透過MarkSimon從黎智英接受一筆廿五萬元款項。

工務小組討論東涌新市鎮撥款 梁國雄提中止待續遭否決 2017年6月10日

社民連議員梁國雄提出中止討論的動議被否決。

滙豐職員:抬頭梁國雄50萬本票 Mark Simon開出 2017年6月9日

另一滙豐職員任謙鳴的證供指,同年十二月十二日,一名中年肥胖外籍男子拿着上述抬頭人為梁國雄的五十萬元本票,指稱是他早前購買,要求回購,任查證後證實本票是由MarkSimon即該外籍漢購買遂讓其回購,因當時Simon顯得很不耐煩,故任特別有印象。

梁國雄案主控官估計用兩天完成控方案情 2017年6月6日

2013年10月,黎智英開出100萬港元支票予Mark Simon,Mark Simon同日開出2張各50萬港元的本票,收款人分別是梁國雄及李卓人。

梁國雄案續審 立法會總議會秘書出庭作供 2017年6月6日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涉嫌接受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25萬元捐款,但無向立法會申報,被控告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案件在區域法院續審。

梁國雄未申報收取捐款案傳召首名證人 2017年6月6日

他被控於2012年5月收取黎智英25萬港元捐款後未有向立法會申報,梁國雄早前已否認控罪。

梁紹基於梁國雄案作供 未見過議員因無申報被刑事檢控 2017年6月6日

首名證人、立法會總議會秘書梁紹基下午繼續作供,他接受辯方盤問時說,同意以被告梁國雄的政治立場,在爭取普選、自由、民主等議題上發言並不奇怪。

梁國雄涉漏報捐款 證人:非刑事罪行 2017年6月6日

梁國雄周三因要出席立法會會議,辯方申請休庭一天,控方不反對,案件押後至周四繼續審理。

梁國雄收黎智英捐款案開審 2017年6月5日

控罪指梁國雄在上屆立法會任期內,身為公職人員,在執行其公職過程中,或在與其公職有關的事上,無向立法會申報或披露,或向立法會隱瞞透過黎智英的助理接受黎智英25萬元。

控方開案陳詞揭黎智英共捐100萬予社民連及梁國雄 2017年6月5日

當中梁國雄收到的25萬元支票,在同月被存入個人戶口後,再全數轉帳至其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的會計。

梁國雄涉多次不申報收黎智英捐款 控方斥削公眾信心 2017年6月5日

而在2014年1月,立法會一個會議討論懷疑商業機構受壓,撤回在《蘋果日報》的廣告時,梁國雄參與辯論和投票,但無申報有關款項,其後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12次舉行閉門會議,他亦無披露涉案款項。

梁國雄涉收黎智英捐款 否認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2017年6月5日

控方指梁國雄在2012年將涉案款項存入個人戶口,再存到他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會計後,直至去年6月從未向立法會申報,剝奪公眾知情權,嚴重削弱公眾對議員有效行使職能的信心。

涉未申報黎智英捐款案 梁國雄否認控罪 2017年6月5日

控方又列舉在2012年11月至2014年11月期間,梁國雄或社民連收受黎智英三筆合共105萬款項,認為顯示出梁國雄的收款手法,但法官認為該三筆款項與本案無關,不同意要在庭上處理。

梁國雄收黎智英捐款案預計一周內完成控方舉證 2017年6月5日

梁國雄在2012年將涉案款項存入個人戶口,再轉賬到他立法會議員辦事處會計的戶口後,直至去年6月從未向立法會申報。

梁國雄否認行為失當罪 檢方指控罪嚴重削弱公眾信心 2017年6月5日

控方指,梁國雄在2012年將涉案款項存入個人戶口,再存到他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會計戶口後,直至去年6月從未向立法會申報,剝奪公眾知情權,嚴重削弱公眾對議員有效行使職能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