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媛的故事


Pin It
挑焦媛機張加慧呻壓力大 2017年11月24日

前亞姐張加慧近期主力演舞台劇,台上投入演出獲讚演技愈來愈好!將於下月初在屯門大會堂擔正音樂劇的她,表示音樂劇曾由焦媛演出,故難免感到壓力:「佢演得非常出色,係令我有啲壓力,所以都不斷翻看佢嘅演技,從中偷師。

焦媛綵排谷真眼淚 2017年11月7日

」米雪則表示焦媛綵排喊戲時都用真眼淚,又指演出期間撞正參演的無綫台慶劇《溏心風暴3》播出,預料屆時將中港兩邊走配合宣傳。

焦媛熱愛舞台不思嫁 2017年9月20日

焦媛承認舞台劇工作艱苦,9月份在內地巡演完《金鎖記》之後,曾心理不平衡,未知能否繼續保持舞台上馳騁的熱情,及後來看了一套舞台劇,發覺音樂一起,內心已在跳躍,證明自己熱愛舞台,今後不論演小品或大型製作,也不往獎項看,只要能繼續站在舞台已經開心,還笑言:「我冇諗過結婚,已經嫁咗畀舞台!」 。

焦媛轉戰銀幕做女一 2017年4月6日

有份主理的高志森透露已有投資方考慮拍攝電影版,而女主角亦將會是焦媛,他亦希望能為電影版執導。

焦媛捱70場白麵包 2015年12月17日

即使演咗咁多場,但每次演出前仍然非常緊張,出台前根本食唔到嘢,演出七十場,我就食足七十場白麵包,如今見到麵包都想嘔!」對於該劇獲得內地支持,焦媛對來年巡演充滿信心,有望能打破70場的紀錄。

焦媛北京巡演劇迷難捨 2015年11月19日

」今次《金》劇載譽而回,焦媛與有榮焉地說:「我會一直把《金鎖記》演下去,二三十年後,有體力仍會做,甚至我死了,也希望有其他演員繼續演這個劇本。

焦媛內地巡演《金鎖記》獲好評 2015年11月18日

」 在沒得到政府經濟支持的艱苦情況下,焦媛對能藉《金鎖記》為港爭光,與有榮焉。

焦媛生日 高志森同遊倫敦 2015年4月9日

  文、圖:鄺芷瑩   ■ (左起) 高志森、焦媛、高皓正一同出席記者會。

焦媛郵輪表演要食暈浪丸 2015年4月9日

」焦媛又自爆日前生日與男友高志森蜜遊倫敦:「去睇騷當放假。

焦媛教路 韋綺姍獻第一次 2015年3月6日

劇本不離手舞台演出經驗豐富的焦媛,表示曾看過韋綺姍的唱歌演出,覺得其聲線相當動人,故誠邀她合作,一同演出舞台劇:「當時佢都仲未拍電視劇,我已經邀請佢演出舞台劇。

焦媛扮鄧麗君夢中求教 2015年1月29日

李居明盼「新光」減租台上各人分享與鄧麗君之間的淵源和暢談其生前點滴,焦媛透露早前與高志森到了台灣鄧麗君的墓地拜祭,令她們最為感動的是發現有位約七十多歲的伯伯,向每位到場拜祭的歌迷送上香燭,每日由早到晚做同一件事並非為賺錢,只想表達對偶像鄧麗君的一點心意。

焦媛開騷紀念鄧麗君 2015年1月14日

舞台劇演員焦媛昨日與男友高志森、新光戲院行政總裁元海到電台宣傳月尾舉行的舞台劇《鄧麗君》,鑑於其總綵排日是鄧麗君62歲冥壽以及今年是她離世20周年,故此海哥指屆時會有紀念活動,而焦媛表示為保養聲音現盡量減少說話並把聲線放輕。

焦媛戒指洩蜜 高志森拒認妻 2014年12月3日

再度全裸演出提到《鄧》劇時,焦媛就直認將會再度有全裸演出,模仿鄧麗君在法國裸泳、表現自由的一幕搬上舞台。

焦媛舞台施姦計 情緒低落 2014年11月21日

」焦媛表示《慾》劇在劇壇來說是一個經典的戲,笑言自己都擔心精神狀況未能好好控制,事後要接受心理調節。

高皓正焦媛投入親熱 2014年8月29日

由於《野》劇中二人有不少親熱場面,問到焦媛會否對已婚的高皓正有所避忌,她說:「我只會當佢係劇中角色咁做!你太太會唔會介意?」高皓正冧笑說:「我太太最介意我做得唔投入!佢唔係咁易呷醋嘅女人。

開支冇收據 焦媛劇團捱批 2014年4月17日

盛事基金的糊塗帳成審計署炮轟目標,報告直指發現有懷疑不當行為,且以相當篇幅不點名地指向二○一○年舉辦,由焦媛實驗劇團等四個劇團參與,獲二百五十萬元資助的「香港音樂劇展演」,指活動有多筆開支未能提供收據證明。

焦媛裸演鄧麗君 2013年10月18日

」焦媛直言對鄧麗君有基本的認識,她說:「我同父母都有聽佢啲歌,我中學都係唱佢嘅歌去參加歌唱比賽,仲得到獎。

尹子維咀焦媛嗌舒服 2013年7月4日

焦媛表示每次排演都激吻多過十秒:「平時錫人唔會計時間,所以我叫後台幫我計,點知佢哋同我講:『每次都超過十秒!』」尹子維則表今次已是第三次合作,所以與焦媛激咀不尷尬:「都好舒服!」。

焦媛男友出軌:返屋企都無用 2013年5月31日

」焦媛笑言近日卻發現自己原來很女人,話說早前她到了台灣工作,男友高志森卻在香港被拍到與年輕少女看戲,令她感到不是味兒,她說:「雖然我都識個女仔,佢係幫我哋舞台劇做嘢嘅,但自己都吓咗一下,原來我仲有一絲絲妒忌心。

焦媛被呃嫁杏無期 2013年5月29日

」經常被家人催婚的焦媛,大呻男友施拖字訣:「佢成日話計劃,又話出年,但都冇做到,我懷疑畀人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