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鴻烈的故事


Pin It
政情:今日你上鏡:胡鴻烈獲港大頒名譽博士 2015年3月20日

胡耀蘇代表胡鴻烈致詞時則話,十分榮幸接受港大畀父親嘅榮譽,令佢有機會喺呢度回顧過去六十年香港嘅轉變,又話樹仁要喺未來十年屹立不倒並繼續發展,須作出艱難抉擇,喺原則同實際兩者兼顧下力求精進,切合社會需要。

朱屏fb上載母子溫馨合照 2014年6月26日

歷屆獲獎人士不乏名人,包括全國政協及著名藝人汪明荃、樹仁大學創辦人及校監胡鴻烈及科技大學前校長朱經武等。

三千紙百合 悼鍾期榮 2014年3月30日

香港樹仁大學校監、鍾期榮丈夫胡鴻烈由次子胡懷中攙扶進場,傾聽校友分享時神情專注,緊抱愛妻的追思集,手不釋卷,最後更與全體來賓合唱大學校歌。

樹仁逾千人追思鍾期榮校長 2014年3月29日

樹仁大學下午為月初辭世的校長鍾期榮舉行追思會,逾千人出席,鍾的丈夫、校監胡鴻烈亦有到場。

鍾期榮出殯 300人送別 2014年3月27日

靈柩安葬期間,胡鴻烈表現哀傷。

鍾期榮校長早上出殯 2014年3月26日

胡鴻烈在親友攙扶下,到場向前來送別老伴的親友逐一握手致謝。

子憶鍾期榮:不平凡一生無遺憾 2014年3月23日

他指農曆新年時,他們一家人一起吃團年飯,母親亦參加老師們的開年飯,上月又一同慶祝父親、校監胡鴻烈的生辰,胡懷中直言:「校長很有福氣,可以說是無遺憾!」 夫胡鴻烈情緒已平復胡懷中透露,父親胡鴻烈的情緒大致平靜,已接受了愛妻的離世,生活如常,間中有好友和舊同學前來探望,他有時或較為激動,但很快平復,家人朋友均提醒他要保重身體,不要太憂傷。

樹仁學生素服悼鍾期榮 2014年3月4日

他又指胡鴻烈喪妻之痛仍未平復,其家人亦感哀痛。

樹仁校長鍾期榮逝世 2014年3月3日

鍾期榮生平1920年出生於湖南1943年畢業於中國武漢大學法律系1945年與胡鴻烈於重慶結婚1953年獲法國巴黎大學法學博士學位1971年創辦樹仁學院。

政情:謝偉俊活化「古董」 2013年3月4日

如果大家年紀較為年輕嘅話或者未必會識革新會有乜來頭,不過翻查網上資料顯示,革新會係已故御用大律師貝納祺喺一九四九年創立,起初唔少革新會成員都係市政局及早期區議會選舉嘅主要成員,另外較為熟悉嘅成員係樹仁大學創辦人胡鴻烈。

絲絲講場:李德麟當選幫主 2011年6月18日

據一名金融界前輩同絲絲講,本港嘅浙江幫猛人真係好多,仲要係粒粒巨星,數數手指,包括有陳廷驊、查懋聲、邵逸夫、胡鴻烈、曹光彪及已故嘅包玉剛等,真係為浙江人爭光。

政情:胡鴻烈夫婦出書慶三喜 2010年9月7日

喺咁特別嘅一年,兩老趁機將兩人舊嘅法律著作結集成書,重新出版,喺樹仁執過教鞭嘅律師會會長王桂壎都專誠去捧場攞簽名!胡鴻烈尋日聯同鍾期榮一齊出席新書發布會,佢話喺五十年代時,有感本地法律知識唔普及,又畀英文壟斷,所以就同太太寫成《香港婚姻與繼承法》同《人權與國籍》兩書,希望鼓勵有更多有質素嘅中文法律創作,好開心今年又可以再重新出版畀更多人細閱。

中環出更:富貴病人報恩射住梁智仁 2009年9月18日

公開大學月前首次參加政府配對補助金計劃,三扒兩撥籌到逾億元,公大校長梁智仁尋日爆出「吸財」秘技,原來係多得以前行醫時醫好唔少人,病人投桃報李,將錢捐畀公大作答謝,最大筆捐款有成二千萬元,呢個世界真係好心有好報!港大校長徐立之、浸大校長吳清輝、城大校長郭位、仁大校監胡鴻烈、科大校長陳繁昌、公大校長梁智仁等,尋日齊集宴會廳舉杯暢飲。

杜青林廷至明日離港 2009年7月30日

杜青林今日中午與前人大常委曾憲梓、人大代表吳康民、李鵬飛、前政協委員胡鴻烈、李東海等多名老愛國人士會面。

杜青林延至明日離港 2009年7月30日

杜青林今日中午與前人大常委曾憲梓、人大代表吳康民、李鵬飛、前政協委員胡鴻烈、李東海等多名老愛國人士會面。

政情:張浚生為人師表唔炒股 2008年12月19日

香港方面,除樹仁大學外,其他大學都捐勻,咁仁大校監胡鴻烈就同蒙叔同食飯,未等胡校監開口,蒙叔就捉住胡鴻烈,話稍後會聯絡佢傾捐錢資助仁大事,胡鴻烈聽見即時笑騎騎話多謝蒙叔支持! 。

政情:勳章放校園胡老與眾同樂 2008年8月31日

特區政府前晚灣仔會展設酒會歡迎一眾金牌運動員,港大校長徐立之和樹仁大學校監胡鴻烈都有現身,睇佢同其他香港人一樣,都畀金牌運動員風采所吸引。

胡鴻烈有獎唔怕遲 2008年7月9日

政府呢幾日公布今年大紫荊勳章得獎名單,樹仁大學校監胡鴻烈榜上有名。

政府公布授勳名單 2008年7月1日

胡鴻烈博士,CBS,JP胡博士多年來獻身公共及社會事務,表現卓著,尤其成立了本港首所私立大學「香港樹仁大學」,增加本地年青人接受專上教育的機會,對本港教育貢獻良多。

政府公布269人獲頒勳銜 2008年7月1日

大紫荊勳章得主之一、仁大校監胡鴻烈向本報表示,大紫荊勳章不但屬於自己,更屬於整間樹仁大學,證明學校對社會四十多年的貢獻,是繼學校獲正名之後的錦上添花,感到開心及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