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耀昌的故事


Pin It
手動調收費 九巴龍運頻扣錯錢 2017年3月21日

民間監測公共事業聯委會發言人蔡耀昌批評九巴並無主動公布扣錯錢事件,並拒絕交代受影響乘客人數,做法不可接受,「一個幾毫冇人為意,好多時就被九巴滾咗去。

司法覆核公屋配額及計分制敗訴 社協感遺憾表明上訴 2017年3月17日

蔡耀昌指出,現有計分制令50歲以下的非長者單身輪候人士,難以成功輪候公屋。

公屋輪候計分制覆核案 法官:看不到申請人不公平地方 2017年3月17日

協助兩人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蔡耀昌對裁決表示遺憾,會積極聯絡申請人提出上訴。

控公屋計分制不公 兩單身漢求覆核敗訴 2017年3月17日

  兩名申請人蔡經峰 (48歲) 及梁子強 (51歲) 今未有到高院領取判詞,協助2人入稟的社區組織協會,其幹事蔡耀昌指,兩申請人分別已輪候公屋6年半及8年,蔡本來等多一至兩年就可獲編配公屋,梁更應已上樓。

社福開支增至733億 預留300億安老助弱 2017年2月23日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周永新指,政府預留三百億元作安老服務之一,認為可應用於社區照顧服務,未必須要加強家居照顧,這已是全球安老服務大趨勢;社區組織協會幹事蔡耀昌亦指,政府現預留一半盈餘作安老、殘疾人士服務,是一次明顯承擔,希望可做成先例,日後有盈餘也可用作長遠投資社福服務,但他認為政府同時應增加社福開支比例。

王光亞:向泛民發回鄉證是中央寬容 2016年12月31日

  九三年遭沒收回鄉證的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曾五次申請回鄉證失敗,他本月中獲中央發還回鄉證後成功過境內地。

望以「積極正面」心態看待 向泛民發回鄉證是中央寬容 2016年12月31日

  提醒要守內地法律   九三年遭沒收回鄉證的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曾五次申請回鄉證失敗,他本月中獲中央發還回鄉證後成功過境內地。

政情:帶團遊江西 陳琬琛被扣查 2016年12月29日

中央政府早前放寬部分立法會議員及政界人士嘅入境限制,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隨即申請簡稱「回鄉證」嘅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仲去埋廣州玩。

政情:靜雞雞拎回鄉證 蔡耀昌着六四T恤上廣州 2016年12月19日

喺二十三年前被沒收回鄉證嘅蔡耀昌,喺上月二十九日有風聲指重新讓泛民主人士申請回鄉證後,翌日早上到中旅社申請,並喺前日成功取證,同日黃昏即經羅湖過關,喺深圳乘「和諧號」到廣州,逗留一晚,尋日返港。

蔡耀昌成功領回鄉證上廣州 2016年12月19日

  蔡耀昌表示,過往曾經嘗試申請回鄉證數次,但都不成功,在上月二十九日從傳媒得到消息,傳出反對派人士可申領回鄉證,於是翌日早上到中旅社申請。

蔡耀昌成功領回鄉證逗留內地一晚 過關時未被額外問話 2016年12月18日

蔡耀昌又說,昨日取得回鄉證後,即日返內地,過關時,見到關員輸入資料,過程較其他市民多約1至2分鐘,未有被額外問話。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成功獲發回鄉證 2016年12月18日

Now新聞台 中央早前放寬部分民主派人士出入內地限制,被沒收回鄉證近23年的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成功獲發回鄉證,並於星期六前往廣州,逗留兩日後返港。

蔡耀昌領取回鄉證逗留內地一晚 劉慧卿稱不打算申請 2016年12月18日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證實,他昨日成功領取回鄉證,即日經羅湖到廣州,在內地逗留一晚後,今日回港。

客量跌薪酬增 天星小輪申加價 2015年12月22日

民間監管公共事業聯委會發言人蔡耀昌認為是次加幅高,他促請政府全面檢討渡輪營運政策,否則渡輪公司因經營困難而不斷加價,並非好事。

天星兩航線 申加價逾一成 2015年12月22日

民間監管公共事業聯委會發言人蔡耀昌認為加幅高,促請政府全面檢討渡輪營運政策,否則渡輪公司因經營困難而不斷加價,並非好事。

中環出更:港鐵水牌增「六四紀念館」 2015年12月2日

蔡耀昌認為,港鐵此舉是認同六四紀念館的性質等同一般歷史博物館,可為六四紀念館作免費宣傳。

港監獄「單獨囚禁」 聯合國關注 2015年11月24日

社協幹事蔡耀昌指出,根據聯合國二○一一年制訂的指引,單獨囚禁被視為懲罰的一種,特別是一些違反紀律的「單獨囚禁」,最長不應超過十五日,亦不應向青少年、殘疾人士施以單獨囚禁。

禁止酷刑委員會關注港「單獨囚禁」 2015年11月24日

社協幹事蔡耀昌指出,根據聯合國二○一一年制訂的指引,單獨囚禁被視為懲罰的一種,特別是一些違反紀律的「單獨囚禁」,最長不應超過十五日,亦不應向青少年、殘疾人士施以單獨囚禁。

華酷刑狀況 多個人權組織圍攻 2015年11月20日

報道指,由多個海外西藏和維族人權團體組成的聯盟在會上指摘中方報告都是謊言,專程前往日內瓦出席會議的本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代表以及香港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亦質疑中方報告不誠實。

單獨囚禁懲罰 疑違公約 2015年11月14日

蔡耀昌指,囚犯單獨囚禁的時間太長,損害其身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