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志偉的故事


Pin It
運輸業轟「牛肉乾」加價 「不如加夠1000元!」 2017年3月22日

「陸路交通運輸業大聯盟」召集人蔣志偉泊位不表示,港府不了解運輸業界苦況,指出根本問題在於泊位不足,加罰款不能解決問題,反指如果沒有解決問題而亂加的話:「不如加夠1000元!」而不是50%。

政府擬增違例泊車罰款 運輸業團體不排除發起行動 2017年3月22日

陸路交通運輸業大聯盟召集人蔣志偉出席本台節目時表示,政府完全不了解業界情況,當局沒有提供足夠車位,又要提高罰款額,必然引起業界反彈。

商用車圍政總 反對加違泊罰款 2017年3月21日

大聯盟召集人蔣志偉炮轟本港泊車位長期不足,不少司機被迫將車輛停泊在街邊;另有不少商業區的車位長期被私家車佔用。

運輸業團體請願要求擱置違泊罰款增五成建議 2017年3月20日

蔣志偉認為,罰款額一旦提高將會引起連鎖反應,包括停車場會提高收費,收入微薄的司機亦可能會倒貼抄牌當日工資,政府從沒有提供商務車位給予營運車輛,做法是落井下石。

西隧欖隧元旦加價 的士過海60元 2016年12月24日

香港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表示,加價會令貨車司機寧願「兜遠路」也選行屯門公路,加重屯門公路擠塞情況。

五燃油公司涉違競爭法 2015年12月15日

發言人蔣志偉表示,國際油價已由最高價每桶一百廿元美元持續下跌至每桶卅六美元,但本地油價仍然高企,柴油只由每公升十二元八角跌至近日每公升十元三角,跌幅僅約兩成,是加快減慢;而油公司長期提供五成折扣給巴士公司等大型車隊,小型車隊僅得約二成優惠,是鋤弱扶強,違反公平競爭法。

運輸業團體向競委會抗議不滿油公司涉合謀定價 2015年12月14日

大聯盟發言人蔣志偉表示,本港油價高企,而燃油是運輸業界的主要成本,一眾運輸業司機承受不少負擔,他歡迎實施競爭法,要求競委會就油商涉嫌合謀定價進行調查。

競爭例生效 運輸業質疑油公司合謀壟斷油價 2015年12月14日

聯盟發言人蔣志偉表示,位於不同地點的油站,零售價一樣,認為有油公司起領導市場的作用,控制市場優勢,損害小型車隊利益。

運輸業聯盟質疑油公司控制市場損小型車隊利益 2015年12月14日

蔣志偉說,由於燃油支出對運輸業造成很大壓力,若油公司減價,對運輸公司營運及前線司機都有一定幫助。

為續牌交罰款 逼做代罪羔羊 2015年12月12日

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向本報表示,曾有不少貨櫃車司機報稱被人套用中港車牌,一旦對方超速、違泊被拍下照片,內地執法機關便會輸入該中港車牌,令香港車主無辜遭殃,變成「代罪羔羊」。

油公司賺到盡逼人犯險 2015年10月22日

油站太細 塞死大車 「一啲大嘅物流或者旅遊巴公司去油庫攞油,三個幾就得,但一啲個體戶去油站入油,計埋優惠都要成八個幾九蚊,好明顯係供油市場出咗問題,啲司機入其他平油,點怪得佢哋?」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指,以一輛來往中港的貨車為例,每月要用幾千公升柴油,一些個體戶司機無法享用大公司的優惠,惟有「幫襯」非法油站。

探射燈:價格「大細超」個體戶貪平幫襯 2015年10月22日

油站太細搵食車費事等「一啲大嘅物流或者旅遊巴公司去油庫攞油,三個幾就得,但一啲個體戶去油站入油,計埋優惠都要成八個幾九蚊,好明顯係供油市場出咗問題,啲司機入其他平油,點怪得佢哋?」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指,以一輛來往中港的貨車為例,每月要用幾千公升柴油,一些個體戶司機無法享用大公司的優惠,惟有「幫襯」非法油站。

粵暴加「買路錢」 中港貨運憂末路 2015年10月4日

  從事中港快件業務的震宇物流集團總經理李彥表示,新收費實施後,旗下二十部二十四噸貨車 (載貨限重及車身重量分別為十二噸) ,經廣深高速公路穿梭穗深兩地時,路費平均由每程約二百七十元增至三百三十元,約增加兩至三成,一個月須額外支付七萬二千元人民幣的路費,一年共多付八十六萬四千元人民幣 (約一百零五萬港元) ,無疑令利潤空間大減,「幾乎無錢賺,像做慈善工作!」   李彥認為,新收費的原意是打擊超載車輛,本應支持,但因計算收費的方程式不合理,導致極少超重的香港貨車、貨櫃車運輸成本大增,猶如「殺錯良民」,加上行業競爭激烈,難以將成本完全轉嫁予客戶,因此懇請廣東當局理解中港運輸業苦況,調整計費方式,「如果直接說加價,業界沒話可說,但更改收費方式不應令收費大增!」   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表示,「計重收費」令其貨運公司的業務開支增加五成,經營日益困難,加上測重儀器不準確,「等於變相加價!」他又批評,新收費方式由宣布至實行,相距不足一個月時間,無法與客戶改變收費協議,令貨運業界蒙受不少損失。

新推計重收費 成本漲三成 粵暴加「買路錢」 中港貨運憂末路 2015年10月4日

  物流老闆:一年多付逾百萬   從事中港快件業務的震宇物流集團總經理李彥表示,新收費實施後,旗下二十部二十四噸貨車 (載貨限重及車身重量分別為十二噸) ,經廣深高速公路穿梭穗深兩地時,路費平均由每程約二百七十元增至三百三十元,約增加兩至三成,一個月須額外支付七萬二千元人民幣的路費,一年共多付八十六萬四千元人民幣 (約一百零五萬港元) ,無疑令利潤空間大減,「幾乎無錢賺,像做慈善工作!」   李彥認為,新收費的原意是打擊超載車輛,本應支持,但因計算收費的方程式不合理,導致極少超重的香港貨車、貨櫃車運輸成本大增,猶如「殺錯良民」,加上行業競爭激烈,難以將成本完全轉嫁予客戶,因此懇請廣東當局理解中港運輸業苦況,調整計費方式,「如果直接說加價,業界沒話可說,但更改收費方式不應令收費大增!」   聯會抨測重器不準損失大   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表示,「計重收費」令其貨運公司的業務開支增加五成,經營日益困難,加上測重儀器不準確,「等於變相加價!」他又批評,新收費方式由宣布至實行,相距不足一個月時間,無法與客戶改變收費協議,令貨運業界蒙受不少損失。

商戶損失慘重 政府坐視不理 2015年9月22日

對於政府曾於佔領後,針對影響業界推出紓困措施,蔣志偉批評有關措施對運輸業界、尤其是職業司機的援助不足,「之前政府話提供一次性免費驗車,計埋都係幾百蚊,根本無用 。

探射燈:三大佔區 零售運輸流血未止 2015年9月22日

對於政府曾於佔領後,針對影響業界推出紓困措施,蔣志偉批評有關措施對運輸業界、尤其是職業司機的援助不足,「之前政府話提供一次性免費驗車,計埋都係幾百蚊,根本無用。

路橋不通 內外窘迫 港陷亂局 2015年9月19日

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希望大橋能夠盡快通車,可促進陸路運輸發展,有助運輸業界減省成本:「使用大橋至少可慳到二百公里距離,行程慳四、五小時。

橋路不通 港陷內外窘迫 2015年9月19日

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希望大橋能夠盡快通車,可促進陸路運輸發展,亦有助運輸業界減省營運成本。

黃定光相信新田邊境購物城仍可吸引一定旅客 2015年9月16日

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反對計劃,重申邊境購物城的用地多年來用作貨運后勤地方,改建購物城影響業界生計,希望城規會否決計劃。

恒地新地提方案 臨時購物城改永久 2015年8月15日

  落馬洲中港貨運聯會主席蔣志偉批評,上址的貨車維修店和茶水檔被逼遷或結業,已在附近物色土地,考慮向城規會申請改劃用途,安置受影響商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