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國強的故事-第8頁


Pin It
袁國強放生佔中港獨礙中央全面管治 2017年10月30日

此外,律政司早前就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於二○一四年衝擊政府總部東翼前地提出覆核刑期,雙學三子最終改判囚六至八個月,袁國強重申案件是依足法律程序,有關覆核是針對刑期而非控罪,並非有意見指是「一罪兩審」,他擔心,部分市民因為不全面或不準確的報道而有所誤會,影響對司法獨立的信心。

回應楊岳橋提問下放權力 袁國強稱檢討改革需符基本法 2017年10月30日

袁國強提到,留意到社會有討論指若將所有檢控權下放予刑事檢控專員,會否將政治敏感情況轉移至刑事檢控專員身上;又提到有個別人士看見判決結果並不符合自己想法,便認為當中滲入政治考量。

袁國強:未有檢討下放刑事檢控權時間表 2017年10月30日

在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表示,是否將刑事檢控權下放予刑事檢控專員,暫時未有檢討時間表。

袁國強籲勿無限放大或過分擔憂「全面管治權」 2017年10月29日

袁國強又說,習近平提及將全面管治權與「一國兩制」有機結合,正符合過往本港享受「一國」之利及「兩制」之便的說法。

袁國強:政府需在落實一地兩檢與尊重立法會之間取平衡 2017年10月29日

袁國強又說,雖然議案沒有約束力,但提出動議的效果,旨在讓議員以市民代表的身份發聲。

袁國強:毋須無限放大習近平講話 2017年10月29日

另外羅冠聰、黃之鋒等人衝入政總東翼前地一案,袁國強重申覆核只針對刑期,其他普通法國家都有類似做法。

闖政總前地案 袁國強稱上訴庭判決證律政司決定正確 2017年10月29日

袁國強又擔憂,部分報道不全面及不準確,令市民不能客觀了解情況,影響市民對司法體系獨立的信心。

袁國強稱要接納人大常委有釋法權 惟行使權力應謹慎 2017年10月29日

不過,袁國強表示,理解中央對事件有其觀點,希望日後兩制之間有更好溝通。

袁國強:同步啟動三步走與立會辯論無衝突 2017年10月29日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認為,同步啟動高鐵一地兩檢「三步走」程序與立法會繼續辯論沒有衝突。

袁國強稱理解特首「三步走」說法 立會亦非橡皮圖章  2017年10月29日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表示,向立法會提交無約束力的一地兩檢議案,目的是聽取議員反映市民對一地兩檢的意見,並非視立法會為橡皮圖章。

習近平提全面管治權 袁國強:不必無限放大 2017年10月29日

袁國強提出,習近平在講話中也有強調尊重一國兩制,市民不需要無限擴大及過分擔心有關「全面管治權」的說法。

袁國強:立會「一地兩檢」議案與啟動「三步走」無衝突 2017年10月29日

袁國強又指同步啟動「三步走」,與立法會的辯論沒有衝突。

【一地兩檢】指「三步走」符《基本法》袁國強:參考深圳灣做法 2017年10月26日

律政司局長袁國強表示,內地和香港政府都相信,一地兩檢的「三步走」程序符合一國兩制,不會違反基本法,同時兼顧運作和保安,可以達致便民利民目標,呼籲議員以香港整體利益為出發點,以香港長遠發展為依歸,支持議案。

袁國強:「三步走」建議達致落實一地兩檢便民利民目標 2017年10月26日

袁國強又表示,「三步走」是特區與內地政府參考深圳灣口岸模式後提出的建議,雙方相信既符合一國兩制、不違反基本法,同時兼顧保安及運作等問題,而深圳灣一地兩檢模式剛推出時引起不同聲音,但過去10年期間一直操作暢順,深受市民歡迎,特區與內地都相信「三步走」建議可達致在西九落實一地兩檢的便民、利民目標。

空談刑事檢控權 三年未告黎智英 袁國強失職 2017年10月15日

他認為,袁國強既然選擇留任,就應當盡快作出檢控決定,避免將責任留到下一手才處理,尤其檢控佔中搞手屬特區政府的大事,律政司應優先處理,然後再跟進其他「小人物」的案件。

袁國強稱羅哲斯被拒入境事件現階段沒補充 2017年10月14日

袁國強表示,大原則很清楚,《基本法》列明特區政府有權處理各國人民出入境,但同時列明外交事務由中央處理,又指每個個案需要就其具體情況決定如何處理。

袁國強:中央絕對沒參與周永康等人刑期覆核決定 2017年10月14日

有報道指,袁國強當時沒有聽取其他同事的意見,袁國強說,若公開內部討論以增加透明度,或會令同事日後討論時存有介心,不敢發言。

英羅哲斯被拒入境 袁國強無補充 2017年10月14日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今午表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入境處已曾公開回應事件,現階段他沒有進一步資料補充。

英國羅哲斯被拒入境 袁國強無補充 2017年10月14日

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早前在香港被拒入境,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被問到事件是否涉及外交時沒有進一步交代,只重申基本法條文。

袁國強:中央無參與覆核學生領袖刑期案件 2017年10月14日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表示,在覆核黃之鋒等學生領袖刑期上,中央絕對沒有參與,但認為若公開律政司內部討論會令同事日後有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