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惠珠的故事


Pin It
譚惠珠不擔心林鄭月娥民望 呂志和稱新特首續用好政策 2017年3月26日

身兼港區人大代表的選委譚惠珠被問到,中央是否欽點林鄭月娥做特首,她說中央從來沒有捉住她的手,讓她投票給林鄭月娥。

譚惠珠:人大常委有權為高鐵具體方案作決定 2017年3月14日

Now新聞台 全國人大代表譚惠珠表示,不清楚中央與香港政府就高鐵商議的具體方案,只是重申人大常委有權作出決定,亦有可能不只涉及一條基本法。

譚惠珠指人大代表參選人不用外國資助 天公地道 2017年3月8日

譚惠珠認為,新的規定與人大代表的國籍無關,持有外國護照亦只是旅遊證件,根據中國國籍法,所有在港澳的中國公民,只要不在入境事務處改變國籍,都是中國公民。

譚惠珠:人大常委會就一地兩檢在法律上授權可很廣泛 2017年3月8日

譚惠珠認為,做足所有程序,便可令授權有效。

譚惠珠:協助7警基金沒接受3筆捐款回應質疑 2017年3月7日

譚惠珠在本台節目說,基金自本月1日運作至今,只是將捐款紀錄入帳,基金將研究法律細節,再決定如何幫助受益人,強調成立基金是為了幫助他人,加上有案件在審理,因此希望低調進行。

譚惠珠:已懇辭三筆支持警員捐款 2017年3月7日

Now新聞台 支援佔中受影響警員的「敬言仁基金」,為七警所收的部分捐款惹來爭議,基金董事譚惠珠稱已經懇辭三筆來自演藝界的捐款,但無透露對方的身分。

譚惠珠:回應質疑「敬言仁基金」懇辭3筆演藝界捐款 2017年3月7日

支援「七警案」中7名警員及其他受佔中影響警員而成立「敬言仁基金」,董事會成員譚惠珠說,昨日已懇辭3筆來自演藝界的捐款以回應質疑,但她拒絕透露捐款人的身份及細節。

被問為何懇辭3筆捐款 譚惠珠反問記者為何炒作 2017年3月7日

譚惠珠說,懇辭了3筆捐款只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有案在審訊,希望有一個寧靜社會氣氛,讓司法程序進行,至於為何懇辭演藝界的捐款,她反問記者為何要炒作事件,又指繼續會接受捐款,只要捐款不設條件便會接受。

【七警案】譚惠珠強調基金屬義務工作 無人提附帶條件 2017年3月7日

星島日報報道 「敬言仁基金」董事會成員譚惠珠在北京表示,成立基金是為了有一個好氣氛,令七名警員在司法程序中得到幫助,所以懇辭了演藝界3筆捐款,但她未有回應該些捐款人的名字,指除非捐款人同意或提出要求,基金不會討論捐款人身分、姓名或捐款數額。

譚惠珠拒絕透露被「懇辭」捐款人身分 2017年3月7日

譚惠珠又說,敬言仁基金本月1日才開始運作,正在「摸著石頭過河」,目前收到捐款逾二千萬,主要用作協助七警和其家人。

譚惠珠指「敬言仁基金」懇辭3筆捐款 希望有寧靜環境 2017年3月7日

譚惠珠說,有關捐款人事前沒有知會她,又說除非捐款人同意,否則不會討論捐款人的身份和金額。

譚惠珠繼續拒絕透露被「懇辭」捐款人身分 2017年3月7日

正在北京出席兩會的基金發起人兼董事譚惠珠指,周一中午已經懇辭當中三筆捐款。

譚惠珠引述張德江:要有更高標準選擇特首 2017年3月6日

譚惠珠又引述張德江說,特首是非常重要的職位,中央有權對此過問,要有更高的標準選擇特首。

譚惠珠引述張德江:中央有權過問特首選舉 2017年3月6日

  譚惠珠引述張德江表示,要對香港的發展充滿信心,形容香港的優勢無法取代,而祖國是香港強大的後盾,國家有發展,也對香港有積極影響。

譚惠珠引述張德江:有議員言行觸動國家政策底線 2017年3月6日

譚惠珠又提到,張德江表示,在十八大時中央已講清楚對港澳的政策,包括要維護國家發展安全利益,維持香港繁榮穩定,要有底線意識、勿忘初心,有些底線是不可逾越。

譚惠珠引述張德江:中央有權過問 要以更高標準選特首 2017年3月6日

港區人大代表團團長譚惠珠會後引述張德江指,中央有權過問特首選舉,要以更高標準選擇行政長官。

譚惠珠:張德江指要以更高標準選出特首 2017年3月6日

團長譚惠珠在會後引述張德江表示,行政長官要符合中央訂下的標準,強調行政長官的位置非常重要,中央有權過問,呼籲各選委投好手中的一票。

譚惠珠認為總理工作報告再講清楚港獨無出路及不可實行 2017年3月5日

港區人大代表譚惠珠認為,香港有人提倡港獨思維,這個現象已一段時間,更進入香港公權的核心,中央在去年已透過釋法處理,顯示港獨對香港無好處,今次在工作報告中再講清楚,港獨是無出路,不可實行,也無法實行,港獨是違反一國兩制,提醒香港人不要認為港獨是有出路。

譚惠珠:「港獨違背一國兩制」  范太:「總理說清楚是適當做法」 2017年3月5日

全國人大代表譚惠珠表示, 立法會最近有人提倡港獨或本土意識,「進入香港公權的核心」,人大以釋法處理問題。

譚惠珠:王晨見港區人大沒提特首選舉 2017年3月3日

譚惠珠認為,不談及選舉都是正常,亦非代表選舉已成定局,因為人大代表到北京是出席兩會,議程已很清楚,並不是要討論一些人的選舉過程、機會或其他與選舉相關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