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復生的故事


Pin It
陳復生為亞視復出談論語 2015年3月28日

另外,她的女兒正在大學讀法律系,但醉心於演戲,讀法律是為圓婆婆及媽咪夢想,所以已向陳復生預告畢業後要加入娛樂圈,令她大為頭痛,正游說女兒改變主意。

律政司轟《壹週刊》報道失實 2014年7月19日

至於有關文章採用「放生」一詞,意味律政司明知有充分證據而不繼續檢控陳復生,說法絕對與事實不符,也對律政司不公平。

法庭:陳復生偷信案 控方突撤控 2014年7月15日

另外,陳復生與何東舜銘離婚案的上訴聆訊早前審結,現正待法庭判決。

法庭:贍養費案上訴庭批「十姑娘」 2014年7月1日

上訴庭昨頒下判案理由書,並正式駁回「十姑娘」的上訴,下令她支付訟費給陳復生及多名被捲入訴訟的第三者。

法庭:何東舜銘婚後20年零薪酬 2014年5月23日

她的律師指,原審法官對何東舜銘太慷慨,但卻對陳復生不公,兩夫婦實際上的婚姻資產,是比原審法官所裁定的二億八千四百萬元為多,當中未有計算一些何東舜銘不用償還的貸款、他在美國的一些財產及一些未有向法庭披露下落的名錶等。

法庭:贍養費案 首揭何東舜銘身家 2014年5月22日

律師遂解釋,因陳復生(原名陳薇光)在訴訟初期曾指何東舜銘利用滿威利作幌子,把他擁有的六千股澳娛股份轉到滿威利名下,陳曾要求將該些澳娛股份納入婚姻資產內,雖然被原審法官認為股份價值無法衡量而否決,但滿威利為澄清立場必須上訴。

法庭:何東舜銘自揭04年婚姻破裂 2014年5月21日

律師強調,陳復生聲稱前夫擁有該些海外公司的權益,但卻未能提出相關證據,而原審法官竟仍就此裁定何東舜銘擁有該些公司最少一半權益,以為他有能力支付逾億元贍養費,也是錯誤的。

何東舜銘呻窮 自爆欠母逾億 2014年5月20日

揭母去年住院花3600萬上訴庭隨即聽取何東舜銘與陳復生的上訴理據。

法庭:陳復生涉偷信 或召何鴻章父子作證 2014年5月17日

另外,陳復生與何東舜銘的離婚案將於下周一在上訴庭開始聆訊,預計聆訊六日。

法庭:陳復生否認偷信押後聆訊 2014年3月18日

原名陳薇光的被告陳復生(五十三歲),被控一項盜竊罪,控罪指在她在去年六月十四日,於旺角通菜街一一五號東寶大廈地下一個信箱內偷取一封信,屬某人的財產。

法庭:何東舜銘清贍養欠款始准上訴 2014年3月14日

陳復生另外亦申請,要求何東舜銘就上訴案,先交五百卅五萬七千元訟費保證金;惟上訴庭認為,陳在臨開審前才提出此要求,是太遲申請,故不予批准。

法庭:陳復生指何婉琪母子未履行判令 2014年3月5日

另外陳復生要求何婉琪披露一些與案有關文件才准她參與上訴,何剛在上周交文件,故上訴庭決定把文件交予原訟庭閱覽,以決定何婉琪是否已遵守命令。

陳復生涉偷信 前夫報警拉人 2014年2月8日

陳復生與何東舜銘於八九年結婚、一○年離婚,二人離婚後隨即就巨額贍養費對簿公堂,展開漫長官司,據悉陳在提出離婚後一直不知前夫居所,直至事發日高等法院頒令何東舜銘須提供住址詳情,陳同日下午前往何東舜銘報稱的東寶大廈住址,並發生懷疑偷信事件。

法庭:十姑娘公司告陳復生 2014年1月23日

據公司註冊紀錄,何婉琪及陳復生均是兩間原告公司的其中董事。

法庭:濫呈文件 十姑娘需付全數訟費 2014年1月10日

上訴庭對此除對其律師提出強烈批評外,更因此下令何婉琪要以最高的彌償基準,支付陳復生的訟費。

法庭:被禁參與兒子贍養費官司「十姑娘」上訴 2013年9月19日

入稟狀指原訟庭暫委法官朱佩瑩在今年三月頒令,指何婉琪與案件無關,除非她向法庭提供一些涉案文件作證明,否則禁止她參與上述案件;法官更要她向陳復生支付廿萬元訟費。

法庭:何東舜銘贍養費案 爭議堂費 2013年4月26日

何東舜銘與陳復生於八九年在泰國註冊結婚,育有一子一女,○九年十一月,陳復生在港申請離婚,何東舜銘隨即在泰國法庭提出相同申請。

陳復生助警調查 2013年4月9日

另外,警方仍要驗證陳復生的授權書,暫未作任何檢控,至於涉案的陳復生早前已應警方要求錄口供。

今日報章頭條摘要 2013年4月8日

《星島日報》報道,香港最後貴族何東的長孫何鴻章和「十姑娘」何婉琪所生的私生子何東舜銘,於去年6月下旬報警,指控前妻陳復生闖入何鴻章名下公司持有的旺角通菜街一座大廈,意圖用筷子從信箱內偷信,卻遭大廈閉路電視拍下整個過程,陳復生疑為了洗脫嫌疑,竟再涉嫌冒前家翁何鴻章簽署發出授權書,聲言批准她入大廈取信,警方早前已就「偷竊」及「偽造文書」兩項指控而邀請陳復生協助調查,並錄取口供,至近月警方完成整個調查工作,但卻未能尋找陳復生的下落。

法庭:十姑娘狀告前媳婦 或和解 2012年12月4日

追討鑽戒延訊至明春原告何婉琪的代表律師昨向法庭表示,上周收到被告陳復生一方送達調解建議書,律師表明何其實不想調解但仍會作出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