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德霖的故事-第4頁


Pin It
陳德霖:金管局會因應樓市演變適時採取措施 2017年2月6日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表示,樓市交投跌勢持續至1月,樓價近期表現反覆,先跌後反彈,由於樓市成交量不多,辣招推出時間不長,故需觀察多一段時間始知辣招的成效,並知樓市周期的演變,到底是樓市上行周期持續,還是轉角。

陳德霖:特朗普上台後政策的不確定性增加 2017年2月6日

陳德霖又表示,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政策的不確定性增加,當美元的利率正常化時,香港的利率會跟隨,如果美元轉強亦會令香港的金融情況收緊。

金管局陳德霖料今年投資環境比去年更困難 2017年1月25日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表示,去年是充滿意外及黑天鵝的一年,去年初香港及主要環球股市大幅下跌,2月中才穩定下來,而6月英國脫歐公投及美國總統大選亦為市場帶來波動,但全年環球股市普遍造好,債券市場在首3季是避險選擇。

陳德霖:市場對加息已有反應 美債息及資金成本已上升 2017年1月25日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表示,由於美國就業、通脹有上升趨勢,即使聯儲局加息市場亦不感到意外,市場預期美國今年加息2–3次,估計下季會再加息。

陳德霖:今年投資環境複雜多變 2017年1月25日

星島日報報道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表示,2016年金融市場充滿意外及黑天鵝事件,但由於金管局過去採取連串防禦措施,有助外匯基金表現。

陳德霖:強美元影響外匯基金非美元及港元資產 2017年1月25日

由於美國就業、通脹均有上升趨勢,陳德霖認為,即使美國聯儲局加息,市場亦不感到意外,市場預期美國今年加息2至3次,估計下季會再加息。

陳德霖:現行長期增長組合投資上限目標合適 2017年1月25日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表示,外匯基金的「長期增長組合」投資上限目標是外匯基金累計盈餘3分之1,而這個上限是合適。

陳德霖重申聯匯制度最適合香港 2016年12月20日

陳德霖在北京表示,滬港通及深港通開通後,下一步兩地資本市場可以展望的是債券市場方面的合作,讓海外投資人更容易買到內地的債券,但目前仍處於研究階段。

陳德霖:看不到人民幣大幅貶值基礎 2016年12月20日

  至於深港通開通後北熱南冷,陳德霖說,滬港通、深港通都是「金融基建」,是橋樑,不必在意短期資金流動問題,且原本內地居民不用等深港通開通也可以買港股,但海外投資者買深圳股票則受限制。

陳德霖引述外管局稱加強監管 打擊外匯違規違法行為 2016年12月20日

但陳德霖指,對於內地銀行卡海外投保的限制,暫未有從Visa或萬事達卡方面得到進一步消息。

陳德霖:亞投行正處理香港申請 程序完成後有公布 2016年12月20日

陳德霖指,他向金立群介紹香港在財資管理和債券融資方面的優勢,對方表示會積極考慮更多利用香港平台。

陳德霖: 亞投行正處理香港加入申請 2016年12月20日

  陳德霖今天與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胡懷邦簽署《諒解備忘錄》,透過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 (IFFO) 平台建立策略性合作框架以促進基建項目投資。

陳德霖引述周小川指防資金外流措施屬短期性 2016年12月19日

被問及內地推出防止資金外流的措施,會否對香港離岸人民幣資金池有影響,陳德霖引述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表示,內地所實施的措施屬短期性,當環境明朗化後,資本流動將會變得較為正常。

陳德霖重申不評論會否考慮參選行政長官 2016年12月19日

至於中國當局限制內地銀行卡支付活動,以限制資金流出,陳德霖表示,得悉內地銀行卡在包括香港的海外支付上,在保險產品中有限制,金管局會跟進有否最新措施。

陳德霖引述人行不會用過於寬鬆貨幣政策去刺激經濟 2016年12月19日

陳德霖表示,代表團向周小川介紹香港支持國家一帶一路的情況,包括金管局在7月成立的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他引述周小川指香港在基建融資和專業服務等方面均有優勢,認為香港各方面準備工作都很好。

陳德霖引述周小川指防資金外逃屬短期措施 2016年12月19日

  陳德霖再度被問及有沒有興趣參選特首,他重申「過去對此問題不作評論,現時亦不會評論」。

陳德霖:兩地息差漸近 2016年12月16日

  港銀行暫不跟加息   陳德霖認為,本港利息不會直接跟隨美息上升,因當中要考慮港元資金流出的規模、國際市場發展和其他相關的因素影響。

陳德霖:人才是金融科技發展關鍵 2016年12月16日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在致辭時表示,發展香港的金融生態圈,要政府和持份者共同努力推動配合,人才是金融科技發展的關鍵,亦是各國金融中心能否脫穎而出的核心,培訓人才要持之以恆。

陳德霖:關注美國利率正常化步伐 2016年12月15日

陳德霖表示,應留意美國通脹的因素,包括美國勞動市場改善、能源及商品價格上升、及新政府將減稅及加大基建的因素。

陳德霖:關注美利率正常化步伐 籲投資者提高警覺 2016年12月15日

陳德霖說,雖然預期美國未來兩三年的加息步伐是漸進,但要留意市場變化,包括美國勞動市場改善,可能會令工資上升壓力更明顯,物價亦有上升壓力,而美國新一屆政府可能減稅或加大基建投資,亦會刺激消費同經濟,市場對美國通脹預期產生變化,可能影響全球資金流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