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德霖的故事-第4頁


Pin It
本地大銀行未隨美國加息 陳德霖稱難料港利息何時變動 2017年3月16日

香港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表示,難以預計香港利息何時變動,但相信港元利率會逐步跟隨美息上升,提醒不要低估美元與港元利率正常化對資產市場的影響。

耶倫稱未來數年逐步加息合適 陳德霖籲留意還款能力 2017年3月16日

本港銀行未有跟隨聯儲局加息,但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就提醒市民,要衡量日後港息上升自己的還款能力。

陳德霖:鼓勵銀行業實施良好管治和企業文化 2017年3月16日

  陳德霖在《匯思》指,銀行業透過實施良好的管治和企業文化,可達致穩善金融的目標。

曾蔭權案 陳德霖指曾「功不可沒」 令香港安然渡過金融危機 2017年2月20日

  陳德霖   2017年2月20日   記者 徐曉伊睇更多。

陳德霖:美企調回盈利掀動23萬億 新興國恐大走資 部分或流入香港 2017年2月7日

陳德霖又說,香港面對宏觀經濟和金融環境的不確定性,風險正上升,美元利率隨正常化而趨升,將令香港金融環境趨緊。

新興市場資金外流有信心會重返香港 陳德霖指樓市成交跌 加辣成效仍待觀察 2017年2月7日

  美息升勢或較預期快   另方面,陳德霖說,雖然港息與美息走勢同步,但速度並非完全一致,自○八年以來流入本港的資金達一千三百億美元,相當於一萬億港元,至今仍未流走,相信只要美息持續上升,且與香港產生的息差大致於某個水平時,資金便會開始流走,但認為流走過程緩慢。

陳德霖指樓市成交跌 加辣成效仍待觀察 2017年2月7日

  另方面,陳德霖說,雖然港息與美息走勢同步,但速度並非完全一致,自○八年以來流入本港的資金達一千三百億美元,相當於一萬億港元,至今仍未流走,相信只要美息持續上升,且與香港產生的息差大致於某個水平時,資金便會開始流走,但認為流走過程緩慢。

美加息料提速 陳德霖:小心風險 2017年2月7日

陳德霖昨出席立法會時表示,美聯儲今年的加息次數不會如市場預料的2次,而是3次,較符合美國目前經濟、就業及通脹情況,且速度較市場預期為快,新興市場面對的資金流逆轉風險增大。

陳德霖:政府去年11月加辣後住宅成交急跌 2017年2月6日

至於樓價方面,陳德霖認為仍需要時間觀察在現行經濟情況下樓價走勢。

陳德霖:美國新政府上任後為全球經濟金融帶來不確定性 2017年2月6日

陳德霖提到,美國新政府上場後,短期影響包括美股、美國國債息率上升,美元轉強等,雖然有分析指措施或對美國經濟正面,但亦可能令入口貨價推高,或生產成本上升,導致美國通脹上升。

陳德霖:聯儲局加息步伐或較市場預期快 2017年2月6日

陳德霖指,金管局會密切留意市場發展,因應周期變化,採取適當宏觀審慎措施,以保持銀行體系穩定。

陳德霖:美國放寬對銀行業監管對本港影響不大 2017年2月6日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表示,美國新政府的新政策未有正式細節,但貿易政策明顯是保護主義,若中美貿易受影響,作為中介港的香港亦會受到。

陳德霖:本港利率正常化資金或逐步流走 2017年2月6日

陳德霖在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又提到,本港在2010年經歷信貸快速增長,到2015年下半年銀行信貸連續3季負增長,主要受到內地經濟增長放緩影響,以及早前人民幣升值令利差交易減退,影響信貸。

陳德霖稱新辣招後樓市成交跌 仍需時觀察樓價走勢 2017年2月6日

至於要觀察多長時間,陳德霖回應指,要視乎看各方面情況,包括樓價、經濟、息口及供應量變化等。

陳德霖:樓價反覆需時觀察周期演變 美加息資金或外流 2017年2月6日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表示,樓市交投已經減少,但近期樓價反覆,需要多些時間觀察樓市周期演變。

陳德霖:美國新政府政策存不確定性 2017年2月6日

陳德霖指,市埸對美國加息的速度較美聯儲温和,只預測加息2次,但金管局分析認為美聯儲的預期更符美國的經濟、就業及通脹情況,故美息升勢或較市場預期快。

陳德霖指樓價反覆 需時觀察「加辣」成效 2017年2月6日

  陳德霖又指,美國新政府上任後政策存在不確定性、新興市場在這個情況下面對資金外流壓力,內地金融情況及歐洲政經局勢欠佳,均影響全球經濟及金融。

陳德霖料發鈔銀行將有更多流動分行車推出 2017年2月6日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表示,現時有2家發鈔銀行管有2架流動分行車,未來會再增加2架,相信陸續有更多流動分行車推出,服務當區居民基本銀行服務。

陳德霖:金管局會因應樓市演變適時採取措施 2017年2月6日

金管局總裁陳德霖表示,樓市交投跌勢持續至1月,樓價近期表現反覆,先跌後反彈,由於樓市成交量不多,辣招推出時間不長,故需觀察多一段時間始知辣招的成效,並知樓市周期的演變,到底是樓市上行周期持續,還是轉角。

陳德霖:特朗普上台後政策的不確定性增加 2017年2月6日

陳德霖又表示,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政策的不確定性增加,當美元的利率正常化時,香港的利率會跟隨,如果美元轉強亦會令香港的金融情況收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