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應淦的故事


Pin It
佔旺藐視法庭 辯方庭上展示影片核對當時情況 2017年7月20日

駱應淦資深大狀盤問指出林讀出最後警告後,即時指示:「你哋埋去勸佢,唔走的人就拉!」,然後10秒之間即展開拘捕。

佔旺案續審 執達主任五讀法庭命令 黃之鋒等人拒離場 2017年7月12日

另外,就法庭質疑黃之鋒等已認罪被告的求情誓章內容,跟控方指控的案情不符,代表他們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昨表示,各人已呈交新的求情誓章,又澄清黃之鋒就其非法集會案底已放棄定罪上訴,目前正等候控方要求覆核判刑的上訴聆訊。

承認阻執達主任藐視法庭被告代表律師呈交新修訂誓章 2017年7月11日

法官陳慶偉早前質疑數名已認罪答辯人的求情誓章,與呈堂片段不相符,要求代表律師駱應淦交代,駱應淦在庭上向法官呈交新修訂的誓章。

法官質疑數名已認罪答辯人求情誓章 代表律師明天交代 2017年7月10日

法官陳慶偉在上次聆訊中,質疑數名已認罪答辯人的求情誓章,與呈堂片段不相符,要求代表律師駱應淦交代,駱應淦在庭上表示明日會交代。

佔旺藐視法庭案 官質疑求情內容 2017年7月8日

主審陳慶偉法官翻看案發錄影片,發現與前日認罪者的求情內容不符,着辯方資深大狀駱應淦重新考慮求情內容及作澄清,「既然佢哋選擇認罪,答辯就要清楚明確 (unequivocal) 」,辯方須在下周一續審時向法庭進一步交代。

控方:妨礙執行判令屬藐視法庭 2017年7月8日

本案下周一續審,法庭除會處理駱應淦的澄清,亦會聽取另外四名被告的認罪求情。

黃之鋒岑敖暉等七人認罪求不判監 2017年7月7日

認罪的七名被告,分別是黃之鋒、岑敖暉、周蘊瑩、朱緯圇、張啟康、蔡達誠及司徒子朗,資深大律師駱應淦代表七人向法官求情稱,各被告當日都無作任何言語或實質暴力行為,而對於違反禁制令,七人都願意作出毫無保留的道歉,並請求法官判處罰款或其他非監禁懲罰。

佔旺藐視法庭9被告不認罪 案件開審黃浩銘無到庭 2017年7月7日

被告朱佩欣及郭陽煜不認罪抗辯,由資深大狀駱應淦代表。

佔旺藐視法庭9被告擬不認罪 案件開審黃浩銘無到庭 2017年7月7日

被告朱佩欣及郭陽煜不認罪抗辯,由資深大狀駱應淦代表。

佔旺藐視法庭9被告擬不認罪 案件開審控方開案陳詞 2017年7月7日

被告朱佩欣及郭陽煜不認罪抗辯,由資深大狀駱應淦代表。

佔旺藐視法庭9被告不認罪 案件開審控方開案陳詞 2017年7月7日

被告朱佩欣及郭陽煜不認罪抗辯,由資深大狀駱應淦代表。

法官指佔旺藐視法庭被告求情誓章內容有別呈堂片段 2017年7月7日

陳慶偉指,有關情況與他在中午休庭時翻查的呈堂片段內容有出入,要求辯方律師駱應淦再確認片段內容及所有認罪答辯人的求情誓章,星期一再向法庭交代。

高院處理黃之鋒岑敖暉等人涉阻執達主任被控藐視法庭案 2017年7月6日

法庭會先處理其中7人答辯,他們將由資深大律師駱應淦代表求情。

涉阻執達主任被控藐視法庭其中5人包括岑敖暉已認罪 2017年7月6日

代表7人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在庭上為他們求情,指出岑敖暉被捕時只有19歲,當時是學聯的副秘書長,活躍於學生運動,不屬任何政治團體,現時是立法會議員助理,每月賺取13000元薪金。

法庭處理黃之鋒岑敖暉等人求情 2017年7月6日

代表岑敖暉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求情時表示,岑敖暉關心香港前途、普選、言論及集會自由,為香港司法獨立感到驕傲。

涉佔旺事件被控刑事藐視法庭 黃之鋒和岑敖暉認罪 2017年7月6日

駱應淦指出,黃之鋒有崇高的理想,希望參選立法會,若被判超過3個月監禁,將失去參選機會,令他希望落空,請求法官輕判。

律師求情稱朱緯圇隨意睡進佔旺區帳篷 不獲法官接納 2017年7月6日

代表7人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在庭上為他們求情,指出其中一名答辯人朱緯圇因家境貧困,生活條件惡劣,在家中要睡在地上,故習慣在朋友家中過夜。

佔旺藐視法庭  大狀為7被告求情 2017年7月6日

駱應淦資深大狀今為7名被告求情。

佔旺藐視法庭  大狀為7被告求情押後判刑 2017年7月6日

駱應淦資深大狀今為7名被告求情時指,他代表的7名年輕人在案件中都沒有使用暴力,「沒有一個是罪犯」。

被控藐視法庭 黃之鋒岑敖暉等11人認罪 2017年7月6日

而另一被告朱緯圇,駱應淦指他背景奇特,家境清貧,習慣到朋友家借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