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健的故事


Pin It
工聯會選委投票 黃國健稱各候選人勞工政綱都不合格 2017年3月26日

黃國健表示,3名候選人的勞工議題政綱都不合格,但他認為選特首要衡量綜合因素決定投票意向。

黃國健冀林鄭月娥上任盡快交出施政成績扭轉民望 2017年3月26日

黃國健希望林鄭月娥上任後,能落實特首梁振英取消強積金對沖及盡快跟進全民退保。

【特首選戰】黃國健:維護香港核心價值令選舉扭曲 2017年3月23日

星島日報報道 星期日就會產生新一任行政長官,是選委之一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黃國健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工聯會最遲明日會決定建議投票意向,三名候選人的勞工政策未令人滿意,只有胡國興在退保有較完整看法,但他稱候選人與中央關係亦十分重要,認為如果未能得到中央信任未來亦難以管治。

工聯會今明兩日作出投票建議 黃國健料不會綑綁選票 2017年3月23日

至於另一名候選人林鄭月娥,黃國健認為是由於對方負責的工作及政策是比較敏感及具有矛盾,從而直接影響民望,認為要了解背後原因。

中環出更:黃國健 柯仔食碟頭飯唔怕鈉超標 2017年3月19日

但係立法會議員黃國健同柯創盛(柯仔)都懶理,黃國健話最愛涼瓜肉片飯,好難唔食,柯仔就鍾情被喻為「男人的浪漫」嘅豆腐火腩飯,直言雖然知唔健康,但「死就死喇」咁話喎!黃國健話四十歲後就開始食涼瓜,愈食愈鍾意,以前食開涼瓜牛肉飯,但依家啲牛肉唔多靚,所以改食涼瓜肉片飯。

黃國健稱積極考慮投票予胡國興 但不會以單一議題考慮 2017年3月15日

至於工聯會的整體取向,黃國健說,工聯會已決定不作綑綁投票,他們稍後會作最後考慮,但由於是投暗票,未必會公布投票取向。

黃國健認為林鄭月娥「辭職論」是「講大咗」 2017年3月15日

至於林鄭月娥的「辭職論」,黃國健說,對方在選前不應向選民發放這種訊息,認為林鄭月娥是「講大咗」。

黃國健稱特首候選人勞工政策非唯一投票考慮因素 2017年3月4日

黃國健出席一個電台節目時,表明一定會投票,會考慮綜合因素,但勞工政策並非唯一因素評估何人適合擔任特首。

【特首選戰】黃國健批評特首候選人政綱倒退 2017年3月4日

  黃國健出席一個電台節目時表示,行政長官選舉他一定會投票,會考慮綜合因素,勞工政策是重要,但並非唯一因素評估何人適合擔任特首。

黃國健指勞工議題蒼白 工聯會5立會議員不提名林鄭 2017年2月28日

其中1名議員黃國健解釋,4名特首參選人的政綱,在勞工議題都非常蒼白,例如林鄭月娥在對沖機制上後退,標準工時立法問題,亦沒有具體表述。

工聯會議員不提名林鄭 黃國健:4參選人勞工議題蒼白 2017年2月28日

黃國健解釋,4名特首參選人的政綱,在勞工議題都非常蒼白,例如林鄭月娥在對沖機制上後退,標準工時立法問題,亦沒有具體表述。

曾俊華倡以合約工時處理標準工時 黃國健表示遺憾 2017年2月6日

對於曾俊華提出設立種子基金,處理強積金對沖問題,黃國健說,最重要是盡快取消對沖,只要是合理和勞資雙方都有共識的模式都可以繼續推進。

工聯會周四晤林鄭月娥及曾俊華 黃國健:未討論提名誰 2017年1月30日

黃國健強調,不承認一份缺乏勞方參與及充滿偏見的報告,又形容委員會歸咎於勞方離開談判桌是本末倒置。

黃國健質疑《施政報告》提出政策是否要由下屆政府落實 2017年1月18日

就標準工時問題,黃國健說標準工時委員會若果研究得出合約工時是奇怪做法,他明白如果政策未能在今屆政府完成,亦希望先確立原則。

政情:黃國健爭做司儀 蝦碌收場 2017年1月17日

立法會議員黃國健(KK)繼上周後再度擔任司儀,據聞工記內部有指佢近期有司儀癮而獨霸司儀一職,但佢尋日喺台上竟然「甩轆」。

黃國健指林鄭月娥提出八大願景不像是政綱 2017年1月13日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黃國健則說,昨日的研討會籌備了一段時間,不像是特地為林鄭月娥辭職而舉行,她發言講到的八大願景亦不像是政綱。

林鄭辭職 黃國健大讚林鄭有承擔感 指市民需要其強勢態度 2017年1月12日

  黃國健認為,香港正值多事之秋,正正需要有承擔的特首,非一遇到困難就「私縮」,而林鄭月娥的強勢態度是市民所需要的。

黃國健讚揚林鄭月娥工作能力強和有承擔感 2017年1月12日

黃國健又說,香港正值多事之秋,相信市民都希望一個強勢和有承擔的人做特首,但工聯會現階段未決定會提名誰人參選。

黃國健稱但凡牽涉北京或中央事情 民主派均會反對 2017年1月8日

被問到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在傳媒揭發後才證實,去年6月已委約嚴迅奇就博物館提出設計概念,是否屬刻意隱瞞,黃國健說,不覺得項目有需要特別隱瞞的地方,可能有關當局覺得這是正常程序,所以在傳媒詢問時便作交代。

黃國健稱傳聞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向前行一步 2016年12月20日

黃國健說,傳聞方案是向前行一步,歡迎與資方和政府繼續深化討論,指勞方是否接受方案的關鍵,在於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具體的下調幅度和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