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桐的故事


Pin It
隨機施暴危險性高 勢重判 2017年5月11日

律師黃國桐則指出,近年發生的強姦案,受害人多與性侵者相識,相反在街上「隨機」落手的案件甚少聽聞,惟後者案情卻相對嚴重。

律師質疑姦劫案疑犯背景迅速曝光 難理解為何自殺 2017年5月11日

黃國桐解釋,這些資料理應在開審時才公開,控辯律師或會知道,甚至法官也不會事前知悉。

舊工廈地契未列用途 入伙紙可作執法依據 2017年5月4日

律師黃國桐認為原本用作工場的處所「一旦多咗好多外人,而佢哋連走火通道都唔知,個requirement (要求) 梗係唔同啦!」並指針對舊契工廈執法,必須不同部門協調,批評屋宇署以地政總署牽頭為由卸責。

律師倡退款助增建機場設施 2017年4月16日

執業律師黃國桐指出,難以理解為何航空公司決定不退還多收的保安費給市民,「收多咗就係多咗,我唔理要幾多行政程序呀!唔通我爭你錢,因為麻煩,就可以唔還呀?」他又指,市民絕對有權向航空公司或旅行社提出訟訴,但為免雙方麻煩,建議將多收的保安費用用在機場增建設施,讓市民受惠。

港Uber稱AIG提供第三保 業界指「非法載客」或不獲賠 2017年2月24日

律師:不代表可合法經營 事實上,現時Uber司機被控的罪名,主要包括「駕駛汽車以作出租或取酬載客用途」及「沒有第三者保險而在道路上使用車輛」,律師黃國桐強調,即使車主購買第三者保險,仍然屬於非法載客取酬,「最多到時告少一條『沒有第三保』罪」,因此並不代表Uber可合法經營。

曾蔭權病情好轉 料今出庭聽判 2017年2月22日

  律師黃國桐表示,曾蔭權案不會缺席判刑,一般而言,若犯人病情嚴重,代表律師可據醫生意見申請延期;倘犯人須由醫護人員陪同,醫護人員亦只會留在旁聽席,不會坐在犯人欄。

解籤師傅指行衰運 葉劉質疑違法 2017年1月31日

而律師黃國桐亦認為,事件關鍵在陳居士有沒有惡意針對個別候選人的意圖,若陳天恩只是受傳媒邀請「照籤文解」,葉太的質疑「唔係咁易成立」。

3港女台偷千元海鮮 廁內吃掉 2016年12月30日

黃國桐指,3人若被判監禁,需在當地服刑完畢才可返港。

探射燈:預繳消費無王管 政府卸膊17年 2015年12月9日

不過,法律界人士黃國桐表示,該條例僅用於規管「不當」的行為,如商戶在接受付款時,意圖不供應有關產品,而非規管預繳式消費。

政府研仲裁 追究港鐵責任 2015年12月1日

律師黃國桐表示,仲裁是最省時間及金錢的做法,只要雙方擬備好文件並知悉對方理據,以及視乎合約條款訂明的責任,可以短時間解決,惟現時難以評估港鐵及政府的仲裁哪邊勝算較高。

政府聘大狀 通車後究責港鐵 2015年12月1日

律師黃國桐表示,仲裁是最省時間以及金錢的做法,只要雙方擬備好文件並且知悉對方理據,及視乎合約條款所訂明的責任,可以短時間解決,惟現時難以評估港鐵抑或政府的仲裁勝算較高。

民建聯及民主黨:區選成功交棒 2015年11月23日

黃大仙民建聯的蔡子健,贏了民主黨的黃國桐。

無故缺席屬藐視法庭 2015年11月18日

法律界人士黃國桐指,黎智英是案件的當事人,其證供對案件的審理有關鍵作用,「例如被告有無瞄準佢嚟掟、佢有無感到受威嚇,呢啲都要佢講清楚,令雙方有機會答辯。

無故缺席 或當作藐視法庭 2015年11月18日

法律界人士黃國桐表示,黎智英是案件的當事人,其證供對案件的審理有關鍵作用,「例如被告有無瞄準佢嚟掟、佢有無感到受威嚇,呢啲都要佢講清楚,令雙方有機會答辯。

港漢遊柬埔寨 航拍皇宮被捕 2015年11月9日

律師黃國桐表示,除了軍營和軍事禁區設有禁飛區外,其他例如皇宮、總統府和政府總部等地都象徵當地政權尊嚴,如果操控航拍機飛入這些地方會被視為闖入,嚴重者可判處監禁。

承諾不重犯警誡後獲釋 港漢遊柬埔寨 航拍皇宮被捕 2015年11月9日

律師黃國桐表示,除了軍營和軍事禁區設有禁飛區外,其他例如皇宮、總統府和政府總部等地都象徵當地政權尊嚴,如果操控航拍機飛入這些地方會被視為闖入,嚴重者可判處監禁。

九龍城酒吧掃黑工拘四泰男 2015年10月30日

律師黃國桐表示,僱主聘請員工時,有責任確保員工的身份證為「三粒星」,若對方身份證沒有「三粒星」,必須聯絡入境處核實對方是否合資格在港工作。

毆斃內地團友案 天馬女董事圖脫身 2015年10月30日

」律師黃國桐亦指,重點在於有無製造或行使虛假文件,「就算話不是公司董事,不會處理這些文件,都要睇有無人證和物證。

辭任資料案發後補交 毆斃內地團友案 天馬女董事圖脫身 2015年10月30日

」律師黃國桐亦指,重點在於有無製造或行使虛假文件,「就算話不是公司董事,不會處理這些文件,都要睇有無人證和物證。

「發還判刑」 原審須依從 2015年10月27日

另一名法律界人士黃國桐認為,上訴庭將案件「發還判刑」,相對「發還重審」比較少見,但亦屬正常做法,一般反映上訴庭根據謄本等現有資料,認為案件當中的「事實」沒有爭議,且已有足夠強烈的證據作出判決,只因法律觀點有別而有另一個裁決決定,因此直接指示原審法庭判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