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楚標的故事


Pin It
曾蔭權案 質疑廉署放生黃楚標 郭卓堅擬提司法覆核 2017年2月22日

  曾蔭權上周五被陪審團裁定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指他以特首及行會主席身分參與決定DBC的申請時,隱瞞他與DBC主要股東黃楚標就深圳住宅進行商議。

曾蔭權案 質疑廉署放生李國寶及黃楚標 郭卓堅擬提司法覆核 2017年2月22日

  曾蔭權上周五被陪審團裁定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指他以特首及行會主席身分參與決定DBC的申請時,隱瞞他與DBC主要股東黃楚標就深圳住宅進行商議。

不與廉署合作 黃楚標拒答問 2017年2月18日

  鄭經翰拒作證人   至於身為雄濤廣播股東的黃楚標列為「嫌疑人」,黃在律師陪同下曾接受廉署進行警誡問話,但對方卻沒有合作,亦拒絕一切的提問,至於在事件中積極向港府申領數碼牌照,及拉攏何周禮為深圳大宅重建裝修的鄭經翰則不肯以「證人」身分向廉署提供協助。

辯方結案稱曾蔭權與黃楚標內地秘密會面只是控方猜測 2017年2月9日

曾蔭權的代表律師否認,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提取的35萬元現金,被存入曾氏夫婦的戶口,又指曾蔭權與黃楚標在內地秘密會面,只是控方無根據的猜測和假設。

控方:曾與黃楚標租約 屬貪污交易 2017年2月8日

料辯方必稱 一切僅不幸的巧合 控方另指辯方必然會稱一切只是不幸的巧合,剛好曾蔭權與雄濤黃楚標於2010年商討深圳大宅的租約,剛好雄濤當時正申請數碼廣播牌照、黃楚標是雄濤的股東及由曾蔭權決定向雄濤發牌,又剛好何周禮接下深圳東海花園大宅的設計工程,剛好何獲提名授勳兼由曾蔭權批核;控方請陪審團退後一步檢視所有事情,一切並非巧合。

曾蔭權案 出入境記錄 黃楚標曾太曾兩分鐘前後離港 2017年2月8日

  Perry 指曾蔭權在傳媒踢爆事件後,主動出席電台及電視台訪問,而大宅業主東海集團在2012年2月26日在五份報章刊登聲明,強調東海集團在香港沒有任何生意業務,控方提醒陪審員東海主席及大股東正是黃楚標,黃便是香港雄濤廣播的大股東及董事,此聲明內容是誤導公眾。

曾蔭權案 曾太支付80萬人民幣 收據代表簽署人是黃楚標 2017年2月2日

  控方展示12年2月21日的收據,證明曾太已支付80萬人民幣租用東海花園君豪閣,法人代表簽署人是黃楚標。

鄭經瀚秘書作供 收何周禮裝修合約電郵再轉黃楚標 2017年2月1日

另外,控方又讀出入境處的職員書面供詞,提到曾蔭權夫婦、李國寶、黃楚標及何周禮的部份出入境紀錄。

曾蔭權案 麥靖宇稱不認識黃楚標 不知曾蔭權上商台 2017年1月25日

麥稱不認識黃楚標,應該沒有見過,及不記得在禮賓府見過他。

特首辦前常任秘書長麥靖宇作供稱不認識黃楚標 2017年1月25日

麥靖宇表示,不認識黃楚標,無印象有在禮賓府見過對方。

劉吳惠蘭供稱曾蔭權沒提及過與黃楚標關係 2017年1月24日

但主控官覆問時,問劉吳惠蘭幾時得知曾蔭權與深圳東海花園的關係,劉吳惠蘭說是從報章得知,雖然兩人每周都有機會見面,但曾蔭權沒有向她提及過自己與黃楚標的關係。

劉吳惠蘭稱曾蔭權從沒提及與黃楚標關係及租住東海花園 2017年1月24日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涉嫌收受利益案,在高等法院續審,作供的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劉吳惠蘭同意,曾蔭權任內一直盡力服務市民,不過對方從沒向她提及,自己與雄濤主要股東黃楚標的關係,以及有關租住深圳東海花園的事宜。

劉吳惠蘭稱知道黃楚標是雄濤最大股東 私人不認識對方 2017年1月23日

法官陳慶偉問劉吳惠蘭當時是否知道黃楚標是雄濤的最大股東,劉吳惠蘭說,認識這個名字,但私人不認識對方,亦不知道對方持有多少股份。

曾蔭權案 劉吳惠蘭指不認識黃楚標 發牌照無受曾蔭權影響  2017年1月23日

  法官問,劉當時知不知道黃楚標是雄濤的最大股東 (20%) ?劉指不認識此人,申請表上無寫明她也不會知道公司的股份分布。

控方稱曾鮑笑薇及黃楚標曾前後兩分鐘經深圳灣過境 2017年1月18日

何周禮表示,曾鮑笑薇當日帶同風水師到東海花園實地視察,但他沒有見到黃楚標。

控方指雄濤發牌後 夫婦與黃楚標度假 曾蔭權只申報瑣事疑故意隱瞞租大宅 2017年1月12日

  Perry認為特首應對香港面對的重大問題具有一定的敏感度,如利益衝突、官商勾結及住宅物業問題等,而曾蔭權亦曾於○九年公開演說講及官商勾結,但自己之後卻展開與黃楚標有關深圳大宅的談判。

未提與黃楚標關係 曾蔭權申報利益涉隱瞞 2017年1月12日

控方指,曾太10年已向黃楚標支付80萬元人民幣作租金,但一直未有相關租約文件,直至12年2月傳媒報道曾接受款待後,突然出現曾太與東海集團簽訂租約,反映曾當時感到慌張。

控方指雄濤獲牌日 煲呔與黃楚標北上 2017年1月11日

  Perry指廣播行業極為重要,而政府發牌予誰人便決定了誰人可進行廣播行業,但曾蔭權竟為了一己私利,向公眾、行政會議及自己同事隱瞞與黃楚標之間的秘密關係。

曾從沒在行會 提及雙方關係 控方指雄濤獲牌日 煲呔與黃楚標北上 2017年1月11日

  Perry指廣播行業極為重要,而政府發牌予誰人便決定了誰人可進行廣播行業,但曾蔭權竟為了一己私利,向公眾、行政會議及自己同事隱瞞與黃楚標之間的秘密關係。

主控官:曾蔭權與黃楚標同遊內地 2017年1月11日

主控官向陪審團出示一封信件複印本,是曾蔭權於同年4月11日寫給一名跟東海集團有關的黃姓男子,內容是讚揚汕頭一所酒店服務水準高,信件複印本是寄予黃楚標,相信三人於三月底同遊內地,時間正正於行會拍板批准雄濤廣播交還AM聲音廣播牌照一星期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