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黃創夏/聖多美說byebye 就讓她走吧!


2016-12-23 08:00

跟蹤提及過的人和物:


上一則新聞: 高市出租套房暗夜火警 出生40天女嬰獲救

 

道義是三小?我只知道利益啦!

電影「艋舺」的對白,在台灣的外交場域中,永遠都持續在上演,此時此刻沒必要去譴責這些「見利忘義」的小國,也不必拉高聲量去譴責中國打壓,台灣的那些迂腐的外交官僚,更該思考的是,長期以往浪費納稅人血汗錢去供養這些「小朋友」,值得嗎!

台灣真正該思考的是,國際現實就是國際現實,所謂的「邦交國數目」根本沒有意義,該斷的就讓她斷了吧‧‧‧

更進一步問,這些邦交國的數字真有意義嗎?

大筆大筆的浪費納稅人血汗錢,換一個總統就職典禮或國慶大典時,有幾個所謂的「邦交國代表」撐場面,或是在聯合國大會有些國家領錢辦事,講幾句廢話說支持台灣‧‧‧這些,真的對台灣有什麼幫助?

這些外交老官僚,更應該思考的是,台灣之所以為台灣,從來就不是靠外交上的虛幻,而是靠自己的實力和自立自強。

過去,以色列也是被世界所孤立,但以色列勵精圖治,整軍經武,現在已經有了上百個國家承認,南非也是一樣,更說明了,實力,才是一切,那些外交官的虛偽做作,只是個屁,放放就什麼都沒有了。

甚至,也不必要花大筆大筆搞啥「元首外交」,總統跑遍全世界,根本沒用!李登輝、陳水扁和馬英九跑來跑去,只是浪費錢。蔡英文應該思考別再往外跑了,專心內政改革和發展經濟,才更有價值。

更何況,台灣最艱困卻是最有希望、台灣人特別揚眉吐氣的時代,是蔣經國時代,而蔣經國就任總統之後,只有在台灣走透透,沒有出國一次。

蔡英文更該思考的是,學習蔣經國對抗那些囉哩囉唆的大老和基本教義派宰制的肩膀,集思廣益,替台灣找到能作與該做的茁壯發展。

這是在一九七○年代初期的故事,台灣被迫退出聯合國,外交風暴席捲而至,邦交國家快速流失。

那也是台灣生死存亡的關頭。當時,台灣剛剛啟動「十大建設」,推動加工出口區,實施「客廳即工廠」,開始拓展經貿,當時的國民年均所得,僅一年四百美金以下,和現在世界各地的落後國家差不了太多。

退出了聯合國,外交上不被承認,台灣初萌芽的外銷出口馬上受到承重打擊,因為台灣不能在自居是中國,「R.O.C」不能使用的國家,高達一○九國。

怎麼辦?當時的經濟部長孫運璿和許多財經專家討論了半天,只有一個結論,「放棄R.O.C」,改用「Made in Taiwan」,也就是後來象徵「四小龍之首」台灣奇蹟的「MIT」。

不稱中國,改稱台灣,在那一個「刑法一百條」還存在,警備總部正囂張的年代,可是殺頭的叛亂罪,孫運璿和經貿官員與專家談了半天,很掙扎,堅持正統,用R.O.C,可保平安,但台灣經貿死路一條;改用MIT,就是叛國罪,就是台獨意識,台灣經濟有出路,孫運璿與汪彝中、汪彝定等,就準備到綠島和柏楊為伴,註定下半生是死路一條。

孫運璿與汪彝中、汪彝定等台灣奇蹟締造者並不驚慌,他們知道,在他們的背後,有一個更寬、更厚實、讓人可以信賴與依靠的「肩牓」在,這個肩膀就是蔣經國。

孫運璿於是帶著幾位國貿局官員求見蔣經國,詳細解說「R.O.C」無法用,必須改稱MIT的原由,蔣經國只問了一句話:「這是專家開過會討論過的專業結論嗎?」孫運璿回答不但開過會,而且很多次,答案就是只有一個:「MIT」!

蔣經國點點頭,只裁示了一句話:「為了國家好,專業問題,你們放手做;政治問題,我來解決!」

別小看蔣經國的這句「我來解決」的風險!那時,蔣介石還健在,許許多多「漢賊不兩立」自居是「中國法統」的叔叔伯伯等老臣依然把持高位,蔣經國還只是準備接班的太子,擔任個行政院長,而且蔣宋美齡和為了替姪兒孔令侃爭取當行政院長,和蔣介石冷戰,蔣介石和宋美齡還前後演出離家出走!

「太子搞台獨?」蔣經國的壓力,恐怕難為外人道。

但是,矮個子的蔣經國,辦到了,他的肩膀讓孫運璿、李國鼎、趙耀東、王昭明‧‧‧那些台灣奇蹟領航者,只要是對的就幹到底,他們,永遠沒有後顧之憂,才有放手「今天不做,明天就後悔」之「十年眼光,五年計畫」的氣魄。

也許有人會說,時代不同了,但是,領袖的肩膀就該更寬、更厚、更讓人能夠信賴與依靠的原則,應該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回想這台灣這二十多年的失落,還有哪一個領袖有這樣的肩膀?

別說「我來解決」這句話聽不到了,這個世紀,台灣盡是「新政府,舊官僚」、「公務人員是笨蛋」、「溝通溝通再溝通?」、「執行單位溝通不良」、「改這個需要時間」……

內政不修,經濟停頓,政府無能也無恥,這才是台灣真正的悲哀,至於那些「小朋友」,當全世界已經有近200個國家了,20個、10個、30個‧‧‧都只是微不足道的數字,根本都是屁,要走,就讓她們走吧!

(作者黃創夏,曾任 《新新聞》總編輯,現為《媒體野武士》)

贊助商:

討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