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方陳詞重點


2017-02-11 06:11

跟蹤提及過的人和物:

上一則新聞: 廣州禽流感「淪陷」 港跨部門防疫

 

星島日報報道 曾蔭權在電台節目中坦白,正正是因為他是清白。

  被告夫婦在2010年支付租金,而受賄賂的人是不需要付出的。

  何周禮的設計工作安排與曾太對裝修的意見,從來不是秘密,各方秘書都能從電郵交流知道。

  即使陪審員認為特首要向行會申報,但是制度下特首申報或避席與否是他自行決定。只能算是被告犯了錯誤判斷。

  曾蔭權沒有動機去獎賞何周禮,何周禮是基於他對公眾的貢獻,而且沒有證據指提名者要申報與被提名人的連繫。

  何周禮去禮賓府開會不是秘密事,他要經預約、職員安排,禮賓府不是直接打開門就可進入。

  何周禮從他人口中得知服務對象是短住,曾蔭權在電台節目中又指短住後會回港養老,證據彼此配合。

  抽取銀行記錄或出入境記錄來顯示事件是同步進行並非難事,但關鍵是背後有否關連,如租屋與雄濤沒有直接關係。

  沒有證據指曾蔭權插手局方審查何周禮的背景。

  曾蔭權認為私人事務是不必申報,何況何周禮都不知道自己會獲獎、不會被事前通知。

  謝曼怡指曾蔭權「直率、致力為港、反應大會道歉」,林鄭更指曾蔭權是「學習榜樣」。

  雄濤根本沒有行賄動機,時任商經局局長劉吳惠蘭亦供稱曾蔭權從來沒干預發牌事宜。

  只有行賄者及受賄者才知道真正的勾結是甚麼,但銀行職員、政府人員等證供都沒有指出有非法勾結。

  陪審員可能讀過相關報道形容本案,但現在是在法律下判斷,請要有個人的判斷。

贊助商:

討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