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步人間——十二女子與哈利波特


2017-03-21 06:21

跟蹤提及過的人和物:


上一則新聞: 其他選擇 Zanussi ZD228DA

 

星島日報報道 (作者簡介) 岑偉宗,作詞人,音樂劇創作人。曾獲金像獎、金馬獎及香港舞台劇獎等。資深語文教師,為香港公開大學語文及教育學院兼職導師。

  剛剛三月,又到隨演戲家族的朋友一起往倫敦,繼續去年開始做的音樂劇考察。拜訪了當地一些從事音樂劇工作的業界人士,也參觀了一些新劇試讀和試演,收穫甚豐,詳情大概需要時間沉澱一下。不過,個人看舞台演出的經驗,倒是直接得很,不妨藉機寫一下。

  鳳凰劇院 (Phoenix Theatre) 正在上演新劇《The Girls》。改編自電影《女子十二不設防》 (《Calendar Girls》) 。這電影根據一九九八年在約克郡的真人真事改編。暮年女子Angela的丈夫血癌病逝。悵然若失的Angela跟幾個平凡的家庭主婦,組織起來籌備拍攝月曆籌款,為當地醫院置換家具。而她們的月曆題材就是──她們在日常幹活,身上則一絲不掛。這事一度是國際花邊新聞。電影拍了這事的來龍去脈 (希望是接近事實吧) ,着墨婦女之間的友誼,英國鄉郊的人情,這班中年以後的女性參加這「使命」時的矛盾掙扎,甚至還有當地婦女組織如阻撓Annie (即真實故事里的Angela) 的計畫,Annie又如何不卑不亢的據理力爭。

  其實由電影《女子十二不設防》到變成音樂劇《The Girls》,中間還有一齣舞台劇版本的《Calendar Girls》,一樣是由電影編劇之一的Tim Firth編寫。話劇版本於二〇〇八年在倫敦首演,而音樂劇版本則於二〇一五年在約克郡的列斯市首演,至二〇一七年才移師倫敦西區,並獲得「WhatsOnStage Award」的二〇一七年度最佳原創製作獎。這音樂劇由Tim Firth和Gary Barlow合寫。不說不知,Gary Barlow正是英倫樂隊Take That的成員。

  相較《女子十二不設防》,音樂劇《The Girls》寫得更溫情更勵志。不過,今勻負起激勵人心任務者,是一班平凡婦女。劇中寫及婦女的自我形象,如何堅持自己做事的初衷。劇本花了不少篇幅描繪約克郡這社區里的人情,尤其是這群婦女之間的友誼。圍繞在Annie身邊的,個個朋友的外形個性都十分突出,有的保養得宜身材驕人,有的自信薄弱滿心枷鎖,有的老而不呆童心尚在,實在好玩有趣。看她們忠於自我,勇敢活出自我,內心就充滿喜悅之感。而那場「拍攝裸體月曆照片」的重頭戲,展現導演和編舞的工夫,演員豁出去的演出,在導演善用舞台上的道具之編排下,不斷製造視覺錯摸和驚喜,優雅而幽默,活潑而不低俗,相當精采。

  還好音樂劇《The Girls》寫到去月曆出版之後,大受歡迎,醫院因此置換了新家具就作結,沒有像電影那樣寫一眾婦女成名之後巡迴訪問,名利令彼此關係產生變化。因此,音樂劇由始至終都瀰漫着歡樂和陽光,一如它的海報形象──黃艷的太陽花。

  另一齣熱賣的戲,則非話劇《哈利波特與被詛咒的孩子──上下集》 (《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Part one and Two》) 莫屬。此劇在二〇一六年下旬首演,熱潮似乎不遜於紐約的音樂劇《Hamilton》,同樣一票難求。我住的地方近演出的劇院,連續兩天往票房詢問,都說沒票,可是門口還特地豎了個牌,供人等候接手有人退的票。幸運的,我第三天往問,竟然給我買到視線受干擾的座位。二十英鎊一張,不買就笨了。座位在大堂的第四排最側,只是看不到一小部分的舞台,九成的演出都可以看到,算起來其實十分超值。要注意的是,此劇分上下兩集,一次要買兩場的票,我日場看上集,夜場看下集,才算看畢全劇。

  老實說,我不是哈迷,對《哈利波特》的內容不能倒背如流。這樣的話,不知會不會更能看出主創及製作單位,除了照顧那些死忠「粉絲」之外,還可不可以「娛樂」到我這類湊熱鬧的觀眾。《哈利波特》由小說演化成電影,陪伴着整整一代人 (甚至是兩代) 成長,這舞台劇不是重述之前已寫過的東西,而是寫哈利波特人到中年,兒子都長大入學,跟當年跩哥•馬份的兒子結成朋友。他們就跟上一代榮恩、妙麗還有哈利波特夫婦,一起應付糾纏於哈利家族里的陰影。當然,不少經典的人物,都巧妙的再現舞台,包括早就在電影終章死去的鄧不利多和佛地魔。

  此劇頗具爭議之處,就是選了黑人女演員Noma Dumezweni來演出中年的妙麗 (電影里面的是Emma Watson) 。Dumezweni的履歷也殊不簡單,能力上應付裕如,而她因這劇獲提名奧利花獎的「最佳女配角」,大概也夠壓得住爭議了吧?只是我也頗花了一段時間才知道她演的就是妙麗,也只能怪Emma Watson的妙麗大家都先入為主。

  看哈利波特舞台劇,對我來說,在於如何在舞台上展現小說世界里的魔法。執筆之時,這劇獲得了共十一項奧利花獎的提名,包括「最佳新劇」和「最佳導演」,就知道在這方面,有多目不暇給。導演John Tiffany (也是音樂劇《Once》的導演) 善用舞台種種技術,再加編舞配合,重現那些經典的「魔法」內容,例如英皇十字火車站的九又四分三月台,就在流麗的舞台調度下呈現得舉重若輕,也令人入信;那些會吸走精魂的催狂魔,就綜合吊索技術、懾人音效加飄逸的服裝設計;不少扭曲時空的場面,就是計算精確的投影技術表現之時。導演在轉場換景的地方,也不放過。舞台技術人員一概身穿魔法長袍,先走到要清走的布景道具前面,一揮長袍,將之覆蓋到布景之上才搬走。這細節雖小,卻令整個演出都浸淫在魔法的想像里,令整齣戲的形象更鮮明。

贊助商:

討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