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為馬英九官司哀 為司改喜


2017-03-21 07:00

跟蹤提及過的人和物:

上一則新聞: 獅子山上:有心無力 見微知著

 

由於台灣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判刑確定,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既被起訴,應該免不了會被判刑。他氣壞了說「竊鈎者誅,竊國者侯」,這比喻實在不高明,竊國固然是罪,竊鈎又何嘗不是罪,他這樣說豈不等於認罪?

一世令名付諸流水



馬英九認為司法關說是竊國,問題是雖然有些國家把司法關說界定成是妨害司法公正罪,但台灣刑法卻沒有這樣的規定;至於《立法委員行為法》雖規定立委不得對進行中的司法案件進行游說,但立委是否違反規定卻要由立法院認定。由於馬英九對立法院掌控能力薄弱,所以在立法院認定一役,馬指控王金平的竊國大罪,在立法院敗訴屬必然;相反,馬和黃世銘的竊鈎小罪,只要檢察官和法官不敢枉法維護,兩人必敗無疑。

諷刺的是,檢察官起訴馬英九的依據之一正是馬當法務部部長時的名言:檢察一體是要讓檢察官擺脫行政勢力及壓力團體的干預。檢察官用這句話指控馬當總統時,黃世銘向馬洩密以供馬用來做政爭工具的不當。

想當年,馬英九當上了最年輕的法務部部長,以司法改革為己任,在他「檢察一體是要讓檢察官擺脫行政勢力及壓力團體的干預」等話的勉勵下,檢察官竟真雷厲風行辦起賄選,一時社會齊聲叫好,等被國民黨黑金集團逼迫,毅然辭職以明志,大家更讚佩有加,真是何等英氣風發。不料等到他當上總統,竟然落得運用檢調作為政爭工具,一世令名付諸流水。

台灣過去司法檢調完全國民黨化,成為鞏固國民黨政權的工具。多年來法檢好的雖然是多數,但由於司法黨化的體制下,容易出頭的往往是打手法官、檢察官,加上法官恐龍有之,奶嘴法官亦有之,於是民眾對司法高度不滿,這不滿投射出來就是對法官的高度不信任。在二○○一年的一項調查,法官的社會信任度只有四成二;○八年馬英九當總統,信任度掉到三成九;此後,民眾對法官的信任度一路崩跌,一三年信任度只剩三成二,不信任度竄升到五成六;到了一六年,信任度竟剩兩成八,不信任度達六成五。

對法官信任度崩跌



我們沒有理由相信陳水扁不想把手伸入司法檢調體系,只是司法體系有傳統的黨國價值觀和人事關係,綠總統要介入體系的難度高很多,於是就造成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結果:○○年政權輪替後,民眾對司法的觀感有所改善,○四年法官信任度回升到五成,○六年仍有四成七;但到了國民黨拿回政權,民眾對法官信任度一路崩跌。

○○年國民黨敗選下台後,司法體系中的國民黨們既驚恐且憤怒,於是○八年國民黨重奪政權後,一些檢察官便由特偵組帶頭展開聲勢浩大的辦綠不辦藍報復性辦案。這些行為並沒有馬英九指示授意的證據,但檢察官們的動作實在太粗暴了,又看不到法務部有任何阻止檢查官惡行的迹象,於是民眾對法官的信任度在馬英九上台後發生了不可思議的崩跌現象。

儘管法檢中習於惡劣傳統的大有人在,但我們還是可以對法檢未來的作法有所期待,這倒先不必牽扯到政府現在進行的司法改革。

法、檢既然在陳水扁當總統時會讓民眾信任度上升,現在又輪到民進黨執政了,他們理當也會比馬英九時期自我節制。何況○○年陳以不到四成選票當選,一般認為台灣基本盤就是藍大於綠,民進黨執政只是意外,國民黨執政才是常態,這讓不肖的法、檢○八年在辦綠不辦藍時心裏相對篤定;然而如今基本盤已經藍綠翻盤,這對法檢心態往健康方向的調整必有根本性的作用。於是我們在為馬英九走到這一天萬分惋惜時,也不免因為民主帶來司法非常正面的衝擊而喜。政治觀察家林濁水

贊助商:

討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