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點評】有錢也寸步難行


2017-07-18 04:26

跟蹤提及過的人和物:

上一則新聞: 【中環解密】 網智金控近億買遊艇冧客爭生意

 

俗語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又謂「有錢穿州過省,無錢寸步難行」,不過在今時今日中國內地,就算人民幣現鈔掙爆褲袋,也有可能「寸步難行」,事關愈來愈多商戶只收支付寶、拒收人民幣。例如瑞信董事總經理陶冬日前在鄭州機場肚餓想食碗麵,豈料因他未有支付寶戶口,結果只能餓着肚子上飛機。如此「無現金社會」令人憧憬高效便利,卻也教人不寒而慄。電影中常有角色提着一篋現鈔準備「着草」 (逃亡) ,但日後只要其電子支付戶口被凍結,便恐怕無路可逃。

陶冬無支付寶內地捱餓

話說陶冬上星期赴台灣,往東森電視台接受當地財經名嘴謝金河訪問,在節目中提到自己因為未開通支付寶戶口,近日在內地遇到兩次「有錢無所用」情況;第一次地點是上述鄭州機場,第二次則在杭州逛菜市場,想買一點水果, 可是店家同樣拒收人民幣,只願接受以支付寶過數。當然,這不代表整個鄭州機場和杭州菜市場全部店家均不願意收現金或信用卡,可能只是陶冬想幫襯的兩家恰巧如此;不過這兩件事在短時間內發生,令他驚嘆內地的「無現金社會」已經快速降臨。

身兼瑞信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的陶冬,非常熟悉世界各地最新科技趨勢, 加上他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大學,又長期在內地工作,理應對支付寶這款在2004年推出、現已風靡全國 (有逾5億用戶) 的電子支付工具不會陌生,但因何尚未開設戶口?據了解,陶冬為了專注思考不受打擾,對於各種社交網絡工具一直不太熱中參與,所以既未擁有支付寶戶口,甚至連微信也很少用。不過,經歷了最近兩次「拒收現鈔」遭遇之後,他或許需要重新考慮。

杭州最接近無現金社會

事實上,作為阿里系 (包括螞蟻金服) 總部所在地的杭州,早已獲公認為全球最接近「無現金社會」的一個城市。一位被公司派駐當地的香港朋友表示,他習慣每個月出糧之後,提取兩千蚊人仔現鈔放在銀包,作日常生活之用;但近來發現,往往在一兩個星期後,這兩千銀在銀包仍原封不動。事關杭州當地從打車、餐廳食飯、商場購物,到街市買餸、交租及繳交公共費用,以至於向老婆進貢家用或者接濟乞丐,一切都可透過手機用支付寶搞掂,完全毋須打開銀包掏錢。

支付寶在內地能夠如此普及,皆因對於用戶和店家雙方都有不少好處。對用戶來說,最重要是方便,毋須攜帶太多現鈔和零錢,拿出手機一「嘟」即可快速完成付款。尤其是人民幣向來有兩大為人詬病的「特色」,一是最大面額只得100元,若要攜帶超過1000元出街,就很易掙爆銀包或褲袋;而隨着內地物價愈來愈高,每次消費數百元或逾千元已很尋常,而付款時又要麻煩「數錢」。其次,人民幣鈔票不知為何特別「污糟」,香港城市大學幾年前做過化驗研究,發現每張人民幣鈔票平均含有17.8萬個細菌,成為全亞洲含菌量最高的貨幣。

此外,很多商戶都會發出優惠券、會員卡等推廣措施,結果是令客戶的銀包進一步「腫脹」,這些券和卡往往日久被遺棄,或在抽屜裏封塵,而使用支付寶則可隨時配合電子優惠券和會員卡。再者, 在螞蟻金服及各商戶大力推廣下,現時在不少地方使用支付寶消費都有額外折扣優惠。

螞蟻金服搶傳統銀行生意

對商戶來說,支付寶最少有五大好處:一、快速收錢提升效率;二、避免偽鈔風險;三、門市不必積存太多現金,也不用每日赴銀行入數;四、可配合電子優惠券和會員卡建立客戶忠誠度;五、支付寶向商戶提供優惠,目前費率低至0.35%,遠低於信用卡或其他POS支付系統。

在一定程度上,支付寶可說已在逐步取代傳統金融機構的多款功能。例如本月初筆者在〈誰是第五大行〉一文提到,螞蟻金服旗下餘額寶規模達到1.43萬億元人民幣,已超越招商銀行 (03968) 的個人存款規模,皆因大批支付寶用戶會把自己的閒餘資金放在餘額寶賺取可觀利息,待有需要消費時亦可直接轉賬;相反若以傳統方式持有現鈔或存放於活期戶口,只賺得極其微薄的利息。同時,支付寶亦借助其大數據科技,推出芝麻信用、螞蟻花唄等消費信貸業務,相當於搶奪銀行的信用卡生意。

可想而知,電子支付市場的商機有幾驚人和誘人,所以不只支付寶,包括騰訊 (00700) 的微信支付和京東的JD PAY等也正在爭奪這個市場。

當局可藉賬戶維穩監控

但另一方面,「無現金社會」也會衝擊多個行業,除了傳統金融業,犯罪行業亦受波及,例如劫匪想在街上「老笠」行人或者打劫商戶,基本上不會搶到什麼錢;此外,假若現金不再通用,意味違法交易都要經過電子支付進行,很容易被追查,兩夥黑幫一篋現鈔交換一篋毒品的畫面只會留在電影中,罪犯要「升呢」為高科技犯罪才有大茶飯食。

更甚者,當局現在監控一個異見人士,需動用眾多國保人員;但日後只需控制其電子支付賬戶,便可令他逃不出五指山。例如若想跨省串連或者赴京上訪,即使準備了現鈔盤川,也會因為支付戶口被凍結而打不到車,甚至買個飯盒充饑亦難,實在搞不出什麼花樣。

可以預見,政府對於電子支付營運商肯定嚴加控制,確保牢牢握於手中,更不可被敵對勢力利用。這亦能解釋,馬雲在2011年為何要先斬後奏,先把支付寶業務從阿里巴巴轉移到自己名下,後來再分拆到螞蟻金服;皆因阿里巴巴當時的大股東為日本軟銀 (SoftBank) ,掌控支付寶此一利器難教當局放心。無論如何,「無現金社會」已是大勢所趨,從各地政府和企業,以至於陶冬等有錢人或者普通人,都要做好準備適應。

贊助商:

討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