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西下漫漫長 黎明之前最黑暗


2017-09-12 07:00

跟蹤提及過的人和物:

上一則新聞:

 

前港英政府布政司霍德去世,一眾前部下及反對派政客爭先恐後撲出來,極盡肉麻吹捧之能事。回歸二十年了,餘孽洋奴對前主子仍然忠心耿耿,既彰顯人心遲遲未回歸的冷酷事實,亦為回歸後亂象叢生、港獨喧囂提供答案。

霍德出身於英國軍情六處,官至港英政府第二把手,署理過港督,據說前港督衞奕信就是被他趕走的,足見其在港英政府是實權派。一般人對霍德的印象,可能是他與地產商關係密切,被稱港英「最大貪官」,而他被傳媒踢爆曾霸佔大嶼山狗嶺涌一處官產作為私人安樂窩,亦暴露其濫權謀私的一面。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醜聞纏身的霍德,在餘孽洋奴眼中卻是「能力出眾」,對他「尊敬」、「愛戴」有加,絕對不是偶然的。

事實上,霍德作為香港回歸過渡期內任期最長的港英高官,肩負將英國利益最大化、延續英國影響力的重任,蓋棺論定,應該說他出色地完成任務,是一名真正的「007」先生。雖然霍德官場生涯隨着英國旗從灣仔會展中心降下而結束,但他換了一個商人身份,繼續在香港政商界呼風喚雨,每逢香港重要時刻,譬如二十三條立法、特首及立法會選舉、政改等,都會見到他的身影。外部勢力介入香港事務,欲將香港變成反共橋頭堡及顏色革命的基地,顯然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當然,霍德在回歸後的香港仍然吃得開,扮演反對派領頭羊的角色,與其說是個人能力出眾,不如說是英國在香港維持影響力的寫照。正因為港英善於收買人心,撤退前做了大量部署,埋下很多暗樁,回歸後才能如臂使指。人們常說大英帝國日薄西山,其實夕陽不僅無限好,而且很漫長,某程度上,香港至今仍掩映在大英帝國的斜陽殘照裏,招搖過市的港英旗幟,要求英國再次「君臨」的呼聲,以及退休高官戀戀不忘殖民地時代「二等公民」但「更有尊嚴」的幸福生活,就是例證。

相比英國人的老謀深算,對香港緊抓不放,中央政府對香港問題卻是掉以輕心,放任自流。回歸僅僅換了一面旗幟而已,「五十年不變」被錯誤地理解為「五十年不管」,中央更以「河水不犯井水」自縛手腳,尤其是主管港澳事務的前官員廖暉,更是十多年未就香港問題發表過一句話。回歸二十年,混亂二十年,如果全部歸咎於外部勢力搞破壞,顯然並不公道。正如有人指出,香港回歸後出現兩大問題,一是「去殖化」做得不夠,二是「去中國化」氣燄囂張,但能怪誰呢?歸根究柢,中央沒有端正主人翁的心態,該管的不管,該做的不做,以致尾大不掉,積重難返。

習近平上台後,中央着手調整對港政策,可惜姍姍來遲,要看到真正撥亂反正的曙光,恐怕要等十九大之後。但反對派及外部勢力不會束手就擒,港獨妖風最近有愈演愈烈之勢,顯示香港正處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甚麼亂象都可能發生。

贊助商:

討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