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塗鴉——追


2017-11-15 06:26

跟蹤提及過的人和物:


上一則新聞: MAKE UP FOR EVER 炫彩派對女王

 

星島日報報道 「如果你連這樣的步伐也追不上,你根本不應該追,從第一天起就不應該追!」

芬妮沒有忘記自己曾向他放過這樣的狠話,在她抓狂的時候,抓狂得想把背上所有沉重的東西全扔掉的時候。只是,她至今仍不後悔說過這樣的話,甚至覺得,不夠狠,許多許多次,其實她都可以,都應該更決絕、更果斷、更狠。至少一刻的狠心絕不及半生的彼此負累殘忍。

這天,芬妮終於再有機會到運動場跑步,一個又一個圈,四百米、四百米地數。她喜歡在運動場跑多於在公園、海旁跑,不是因為運動場風景特別好,要比較環境的話,運動場的景致是遠遠及不上公園和海旁的。運動場的唯一優勝之處是數目分明,起點、終點明確,她可以切實地計算到底自己跑了幾多米、走了幾多米,一切清清楚楚。運動場的設計也讓她可以有明確的目標,看着前方不遠處,堅持只有到終點線才容許自己停下來,不到終點,絕不可屈服。芬妮曾經買那種可以精密計算步速、距離等資料的腕表,但她不愛頻頻舉手看表,用了幾次已將之送進抽屜長眠。她寧願看運動場的電子大鐘和跑道上的終點線。唯有極偶爾的這段短短的跑步時光,芬妮才覺得時間是屬於自己的。

雖然現在對跑步如此執着,但從前芬妮是絕不運動的。如果他沒有變,也許這輩子她都不會起步跑。

他從不願意面對自己的錯誤,偏偏他經常犯錯。他也不願意接受自己對別人造成的傷害,即使知道,也只會堅持沉默,絕不承認,從不道歉,更遑論補救。偶爾甚至愛推諉,這教芬妮吃不消。「如果每件事,每種情感的表達和處理都要有清晰的步驟和指示,那麼你要的是一本說明書,不是一個人。」

芬妮沒有偉大到覺得可以改變一個人,事實上他們相識最初到走進婚姻都一直相安無事的。像她這麼理智,個性這麼強悍的人,要是早就遇到這些難以忍受的情況,她必定立即全身而退。無奈現在另有覊絆,才不得不委曲求全。

他已經待業三年了。要是三年前是公司辭退他,芬妮或許會對他有點同情。偏偏是他莫名其妙的突然辭職,還補足三個月的工資要求立即離開,辭去所有職務。芬妮突然驚覺這個一同工作、一同生活的人如此陌生且生疏。他是何時開始有離職的念頭,她全沒察覺,他為何突然毫無預警地裸辭,她毫不知情。公司里的人頻頻追問芬妮,她完全搭不上話,只能尷尬地笑,忽然所有人對她的目光都帶了鄙夷與嘲笑。漸漸她聽到類似這樣的傳言:「一直無法超越妻子的職級,自然捱不住了。」、「哪有男人能不濟如此,永遠跟在太太身後,永遠抬不起頭吧?」、「在公司做太太的下屬,在家也得聽命太太吧!」、「妻子太強勢、太急進,丈夫不中用……」

懷着四個多月大的雙胞胎的芬妮幾近崩潰。她曾窮追不捨地質問他、逼迫他、哀求他,痛陳自己的痛苦,數落他的不是,無奈他只是沉默。產假之後,芬妮甚至也想辭退工作,但不敢。她沒有信心能找到比目前更好的工作,上司重用她,收入能夠每年穩定增長,對她來說是重要的保障。而且現在她已是四口之家的唯一經濟支柱,除了這個家,還要照顧婆婆和公公,還有爸爸媽媽。應該說,她是三個家的經濟支柱。兩個孩子即將同步入學,所以開支都以雙倍計算;二十八年後房子供款才完結……猶幸爸爸媽媽身體壯健,很多時候可以為她帶孩子,省卻了聘請家傭的開支,更重要是可以令她放心工作,在職場上無後顧之憂地拼搏。雖然她也羨慕那些能親自帶養、陪伴小孩,見證他們任何一個成長的瞬間的媽媽,可惜她沒這點福分。如果人的運氣有限額,這生她最大的運氣大抵是父母身體健康。難以不感愧疚的是,芬妮曉得自己一直令爸爸媽媽擔心,他們不是笨人,難道真的會相信女婿是長期在家工作嗎?

孩子是無辜的。芬妮希望一對孩子能在健康的家庭長大,他有再多的不是,對家庭缺乏責任感和承擔,拒絕付出,至少仍是愛護小孩的,沒有很體貼的照顧,但他會陪伴,芬妮希望孩子能在一個有父親在場的家庭成長。也許他只是把所有關顧和愛護都轉移到孩子身上,才忍心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背負沉重的家庭擔子而漠不關心。現在芬妮再也不會花時間逼問他、催逼他了。因為這些苦日子叫她領悟到,即使自己再歇斯底里都好,也不會得到半點回應和顧念。與其為沒有結果的拉扯虛耗心神,她寧願省下力氣努力過活。

芬妮並沒自覺可憐,也不必乞討別人的憐憫,因為她明白,這是自己的選擇,既是自己選擇的對象,自己選擇的人生,就沒有自怨自艾、自憐自傷的資格。 (完)

贊助商:

討論:
分享: